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骸云】暗火(part.2.)

PART.2.

BGM: Set down your glass——Snow Patrol
从北面吹来的风带着浓烈的硫磺及血腥味,云雀在打哈欠中回想起他人闲聊时所提到“友军被敌人歼灭”的只言片语,味道什么的只是通感作祟吧。
“在这里发呆?”
听到声音后,云雀像条件反射一样立即从草地上跳起来准备走人。
“别走。”骸赶忙抓住他的手腕,即使下一秒就已被云雀甩开。“你在怕我?”故意使出来的挑衅口气叫骸自己都觉得做作,可有人偏偏就吃这套,云雀为之一颤转过身,黑暗中竟能看到他发亮的瞳仁。
“你在说什么,怕你?”
“不然呢。”
“我是讨厌跟你这种卑鄙的人讲话。”
啊,卑鄙……骸在心里笑着调侃他,这种话其实你并没有资格说吧。
“好吧,就算是卑鄙。但这场对打的确是我赢了,所以像找你说些话这样的条件,一点也不过分不是么?”
云雀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或者说输掉这件事就已叫他无法反驳。即便自尊心并不允许自己听从骸的任何一句话,但云雀对待愿赌服输的诚信问题也同样一丝不苟,最终内心斗争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结论宣告结束,云雀及不情愿的坐在了旁边。
“云雀来这里多久了?”
“一年半。谁允许你叫我名字了?”
“你还真是苛刻。”骸笑着想起从同队人中打探到的云雀的消息,从参军那天起便开始不断的惹是生非,待人也从不知高低贵贱,像是只丛林里野惯了的野兽,即便有枷锁套住也会把它咬的支离破碎。
所以以他的实力却没有当上一官半职,是上级看到他性格暴戾的碍眼之处吧。骸想到,这不禁使他联想起一些事情和一些人,虽然境遇别不完全相似,但性格上的八分同以及两分命运的故意刁难让他想帮助云雀一把。
“你没想过要用你的实力攀升吗?”

“攀升?”云雀露出不明意味的表情。“你是说……成为像你这样的长官?”

“你有这方面的能力以及充足的时间,唯一的缺憾就是性格,但这也是你的有利条件之一。那些人,你知道我指的是谁,你不该被他们束缚住。”

“你发什么神经,这种无聊的事不是我关心的范围。况且,”云雀起身离开,“真要说有什么目标,那也是早晚有一天要打败你。”他留给骸一声嗤笑,蕴含在声音内的放荡不羁令人着迷。
骸开始使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把云雀拴在自己身边,这不仅可以让他远离大众避免了冲突,也能在军事策略上给它更多的指导,云雀也自得其乐的利用任何时间向骸发起挑战,好像只有鲜血与拳头能让他精神焕发,骸不乏利用十年的间隙逗弄自己的晚辈,虽然这晚辈并不好惹。
这种方式看起来一石二鸟,然而弊端就在于流言蜚语即使在没有女人的军队里也照样存在,人们对云雀想要篡夺中尉军衔这件事坚信不疑,封上个名号只是时间问题。骸对云雀的器重让多数人感到不满,这之中认为自己尽职尽责的中尉自然首当其冲,他明显感到自己所站在地面在产生动摇,他的世界是不该被撼动的——于是,这一切效应的始作俑者就该受到相应的惩罚与代价。
在云雀独自一人穿梭在训练场时,中尉缓缓跟了上去。

明晃晃的小刀所折射的光线刺伤了骸的眼。
当他赶到时,云雀正用膝盖抵着中尉的后背,他的左手被反扣着,惊恐与疼痛表现在脸上纠缠一起。骸清楚的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像是开启开关似的干脆,很符合云雀利落的身影,即使下一秒士兵的嘶嚎声几乎要将耳膜刺破。
他的眼神里没有愧疚,反而像是获得了荣耀。
骸开始担心自己是否真的能够将他保全,断一条胳膊算小,若是哪天他真拿着装有子弹的枪支放在谁的头上扣住扳机,那么即便自己是上帝也只得为之哀叹,前提是那并非敌人的脑袋。
云雀固执的跟在骸身后,满头大汗的甩开骸的搀扶,军装之下的皮开肉绽骸并不太关心,他只希望能够加快步速。
无法掩饰自己的不满和怒气。
云雀敏感的感受到他所散发的气场,一路上沉默不言。这当然与畏惧无感,而是紧绷起神经等待对方袭击的预警,以便先发制人。
“你是不是不会感到疼痛?”骸把他带进了自己的营帐,翻着纱布时忽然说道。
云雀故意站在远离他的角落里。“…………你想说什么。”
“是不是只有死了,你才会觉得高兴。”
“那是我的事,跟你无关。”
“我知道那些人的所作所为,但用暴力解决绝对是个愚蠢的选择。”
“你知道?”云雀露出轻蔑的笑容。“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不去制止,却在事后指责我的过错。”
一时间骸不知如何应对。“我只是……”
“你不用为自己解释。”云雀的声音冷冷的。“这都是我的事,跟你无关。”
骸坐在床沿,云雀不带有任何感情| 色彩的语调让他感到冷气似要传过他的皮脂刺入血液和骨髓,原来彼此之间建立的联系都是虚假,云雀一直都是一个人。这让骸感到,他简直是只野猫一样,在表层仿佛褪去警戒时内在却从未有一秒消除过对他人的疑虑,不肯相信任何人的孤傲,在伤害别人的同时不惜再弄伤自己。
他坐在这一边,他站在另一头。
是不是伸出手就能碰到那厚厚的障壁。骸想。
“你的腿受伤了,过来,我帮你治疗。”骸的话把僵局打破,尽管这不是他一开始就有的打算,只因云雀捂着腿上的伤口面色铁青。“快过来。”
骸压低的声线揉碎混淆在月光中,如同在烈酒里再添入令人萎靡的药剂,云雀不受控制的沉溺进去。他迈开脚步走到骸面前,居高临下的角度使骸看到的云雀就像在脸上被添涂上一层石腊,混凝了僵硬与冰冷,同时带着大理石般的素静。骸解开他的皮带,一并褪下长裤,细长的伤口像花纹似的在他的大腿上绽开,血液顺着肌理蔓延直至膝盖。就在那滴血快要落下时,骸忽然伸出舌尖顺着它留下来的痕迹一路往回舔去,云雀因为一阵酥麻而慌神的揪住骸的军衣。
“处理伤口的东西没有找到。不过别担心,唾液可以勉强消一下毒……你不要动。”
说着,骸更用力的在伤口处吸吮起来,舌头有意无意的在伤口周围游走,大腿根部一片通红,到底是疼痛还是酥痒云雀没法再分清,小腿发软的让他不能再跟平常一样站稳。骸强有力的手掌阻止了他继续瘫软的身体,指头撑着他的尾骨以及后侧的大腿肌肉,手臂再把他的身体紧紧勒住,以便于让他的重心全部放在自己的身上。
“……停,停下!”推搡着骸的身体,他感到燥热难忍。“我叫你停下!”
骸双手用力将云雀整个人狠狠摔在床上,后脑所受到的与床板挤压的力使他头昏脑胀,闷哼声哽在喉咙里,因为骸贴上来的嘴唇而无法释放。或许因为是第一次充满畏惧感,云雀在骸双臂的枷锁中濒死挣扎着,军靴不免踢伤他的腹部或者几根骨头。所谓适得其反,越是在这种情况下骸的力道反而加重,舌头蹭过他的舌尖、上膛者更深处,云雀在生理反应产生的眼泪中看见骸紧皱的眉头,氧气的缺乏快要把他们一起杀掉。
“呼……”骸抬起头,抹去嘴角残留的唾液。在一片皎洁的月光中云雀的皮肤变得越显苍白,胸口大幅度的起伏像是要把肺部撑裂。“你看来像是快死了。”
无视于云雀带有杀意的眼神,骸再一次的覆在云雀身上。纽扣被逐一释放,唇瓣手指从上至下一路滑过,清冷的夜色无法掩饰私下按耐不住的激| 情,看似冰冷的躯体散发的热量却炙烤的令人畏惧。
骸像是要故意为难云雀般叫他骑在上面,云雀算不上迎合的抱住骸的肩膀——这种姿势让他勉强找到了支撑点,他等待着时间让疼痛缓解,不知道是否会有血流下,只能够感受到呼吸都因疼痛都变得迟钝,仿佛身体就要碎落在骸的双臂里。
“有没有好一点了?”
骸也不敢丝毫动弹,任由云雀把自己的肩膀当作磨牙棒来用,他不能肯定这是不是云雀的报复,因为他的脖子胸口上也同样显现着同样的鲜红。
云雀僵硬的身体终于肯有了些放松,吐在耳边的热气快使骸的理性断裂,他攀上他的腰肢脊骨忍不住的开始摆动,横冲直撞的力度让云雀好几次差点没忍住呻吟,他抵挡不了那种刺激和快感,这与挑衅强者而引来交战时的感受相同,只是这种方式要比前者更为直接。
骸不愿知道为什么自己在意的偏偏是云雀。
逃避的原由心知肚明,他只想看见云雀仰起头的那一脸傲气,想要把他人踩在脚下也得要有那种气场。至于此时此刻,他沉沦于自己的身体这回事,骸心中难免会因罪恶感而难以释怀。
当人类想要逃避自己不愿面对的问题时,借口便是他们的救世主。
救世主说,你是爱上他了。

骸觉得,自己是爱上他了。

他上下颠簸的身体,仰起头取得更多的氧气以供呼吸,汗液从他的额头留下,顺过脸颊,淌过躯体,像是一道水渠。他再也无法忍受的扳下他的头粗暴的吻住嘴唇,在下体猛烈的几次撞击中云雀因高潮痉挛,骸紧紧搂住他,紧到能够听见通过骨头皮脂传播的心跳声。
骸闭起了双眼。


云雀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熟睡过去,他累坏了。这也让骸不禁担心起来,这么糟糕的第一次会不会使云雀讨厌跟自己做爱。这种想法在骸不经意间瞥到他大腿伤口周围的红肿时被迫中止,用唾液消毒的方法想必没有起到作用,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能用的酒精和纱布。他努力放轻自己的动作,但酒精在接触到伤口时沉睡的云雀还是忍不住蹙起眉。
包扎完伤口,骸伸手抚平了云雀额上的不安和疼痛,眼神停留在他精致的脸庞和抖动的睫毛上不能移动,世界好像就此定格。
“我会让你平安的。”骸低头吻了吻他的黑发。“我保证。”

TBC.
=====================
显然我需要有人来毙了我...
我到底在写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耶两天写到2点半我已经严重精神恍惚了呀!OTL
上课时用手撑着头老师一直以为我在好好听课但老师你看清楚我的眼睛其实是闭着的!囧
这次严重爆字了,果然写H就是吐字比较多么=__,=||||
爬去睡觉(哭
  1. 2009/11/25(水) 02:54:17|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0
<<心理治疗。NO.5 | 主页 | 心理治疗。NO.4>>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72-ecc41962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