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HB TO 咩】[骸云]the world with you

The world with you

作者:yomirei
CP:骸云/DH(?)
尺度:全龄/女性向
BGM:love is the end——keane

云雀恭弥的清晨是从云豆开始的。
尽管身为浅眠者且在学生时代从未迟到,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嗜睡。天台小憩的习惯是他总爱感冒的直接原因,若非有极大的响动或必要事件,他总能一觉睡到天昏地暗——然而,通常清晨时段以上两点兼备。
为了云豆的早饭,云雀不得不揉着有些肿胀的眼睛爬床起来,要知道,饥饿难耐的小鸟也不是好惹的宠物,一嘴巴下来不戳个流血也要疼个老半天,是谁的宠物随谁这在云雀心里也有个数。弄好它的食物顺便给自己沏上一杯茶,端坐在客厅内享受着少有的宁静。
然而好景不长,伴随着从楼梯滚下去的“劈里啪啦”以及哀号声等,拉开门的是那个浑身受伤的家伙。
“恭弥!”
“今天是你啊。”
DINO用袖口蹭了蹭流出来的鼻血。“别这么冷淡嘛,我好不容易才来一次。”
“少烦我。”仰头,喝干茶水。
“看来心情很不好,是骸出差的缘故——?……我开玩笑的。你天天闷在家里对身体不好,一起出去转转吧。”
云雀收回对DINO的白眼,看了看庭外的景色,花是都开了,植物也都绿了,天蓝的挑不出杂色,还云淡风轻的。那么好的天气,不出去到底是什么理由呢?
云雀想不出理由(想出来什么也被自己否了),于是自然应了DINO的邀请。
尽管DINO一脸兴奋的在旁边感叹自己终于等到了跟恭弥约会的那一天,然而云雀真正想得只不过是出去散散心,他的烦心事太多,而且太烦人,光是坐在那里发呆就会无缘无故想起成堆的无聊事。

那么,走吧。

“去哪里?”云雀问。
“恩……让我想想。电影院?公园或者游戏厅……?”
“你那么希望被我杀死么。”
“好吧,人少的地方……”DINO看到了不远处的咖啡屋,于是便指着冲云雀说,“那里怎么样?”
略显欧式的咖啡屋即刻映入云雀眼里,复式结构,门口两旁放有两盆高大的植株,写有”café”字样的棕色小牌挂在了店面最显眼的地方,往上看,二层有白色阳台,有情侣亲昵着倚在石栏上。他猜,DINO准是看上了这点。然而他还是不在意的默许了,DINO的小心计他不是看不透,只是不想说透,毕竟跟十句话有九句半是谎话的人比起来,这种傻呼呼的单纯也太过难能可贵了。
端上来的咖啡分别放在他们面前,DINO放了颗奶油球后便拿起那杯意式浓缩咖啡准备喝下去,却被云雀一口叫住。
“你怎么不放糖?”
“糖?哦,我都喝黑咖啡的。”
DINO看到云雀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光盯着他手里的咖啡。“……那把糖给我。”
云雀一袋接一袋的开始往咖啡里倒着砂糖,未沉下去的部分在咖啡表面隆起成一座白色的小山,DINO忍不住笑了。“你怕苦吗?”
云雀抿了口颜色已变浅淡的液体,紧锁的眉头才总算舒展了开来。“甜的苦的我全讨厌。”
“不好意思,早知道你不喜欢咖啡就不拉你来这里了。”
“没关系。”看向窗外的过往人群。“也并不是太难喝。”
DINO这才发现,原来他对自己的学生是那么的不了解。他所喜欢的,他所厌恶的,他一概不知,当然群聚咬杀这点是不足以拿来炫耀。DINO不禁为此感到有些失落,然而转念一想,这样的人,又有谁能对他真正了解。
“还苦吗?要不要再加些糖什么的?”
“不用。”云雀勉强回答着。
后悔是难免的。云雀发觉在外面并不比在家中好过,不但烦心事没有去除,反而有新的焦躁随之而来。他总是希望能做些什么的,起码要让他忙起来,掩盖一下平常不想考虑的事,至此,云雀终于忍不住向DINO询问起来。“小婴儿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出任务?”
“Reborn说要等骸回来,你们俩人联手,任务的胜算就能提升很多。”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对我说呢,怎么说我也不是彭格列家族的成员。”
看见DINO的苦笑,云雀也感到自己问错了人。本来就不算太好的气氛这一下变得更加僵持,俩个人像比赛似的低头只顾喝着自己手中的咖啡,缄默不语。
打破沉寂的是忽然间所传来的钢琴声,回首看到一架不太显眼的黑色三角钢琴坐落在角处,有人正弹着巴赫的降E调加伏特舞曲。
“竟有人喜欢这样枯燥的曲子。”DINO嗤笑道,他用那些专业术语评价着这首曲子的缺陷和不足,然而干巴巴的音调听起来也的确不那么生动。
不过注意力的转移使DINO丝毫没有察觉到对面的人脸上所挂起的笑容,画面在云雀的脑海里拼凑着:他记起有人说过,事上没有难听的曲目,只有失败的演奏者;那家伙在钢琴上架起手掌,如同纺织者般将一条条丝线串联为布匹,他将所有的音符各归其所,用他那白皙纤细的指头,那么地灵活,那么地灵活。
云雀感到所谓的“枯燥”也不是那么的枯燥,他闭起双眼,如同在他听到某段音乐时,幻想着永恒的降临,不禁心存侥幸的紧闭起双眼。


“恭弥,要不要去楼上看看?”待两人都喝净咖啡后,DINO终于按难不住的开口问道。
云雀在内心里嘲笑着DINO的幼稚,果真被他猜了个正着。只不过他并非厌恶那精雕细琢的阳台,吹吹凉风为何不可——矫情的不过是人们。
爬上二楼,阳台所处的地理环境正好能看到最繁华地段的境况,熙熙攘攘、嘈杂不堪的人群遍布着整条街道,他们是那么的庞大,让个体又显得太过渺小。或许,这是云雀无法忍受群聚的原因之一,他把自己剥离在外,大概是想让自己看起来高大伟岸,即便他的身高在视觉上总是阻碍了这种效果。
DINO兴奋的到处指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让他看,云雀觉得虽然自己比他年轻了好几岁,然而精力方面自己远没有他好。云雀打了个哈欠告诉他没有这个兴趣,却在眼泪模糊中,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其实,他并不能肯定。
毕竟是那么高的阳台,毕竟他与人群的距离相当遥远,毕竟他的眼睛再好,也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那个男人,背向着他,身后的马尾在屁股后面拖沓着,跟随步伐而左右回摆起来。黑色的风衣让他显得太过瞩目,被风扬起时近乎看到了胸前所系的黑色领带。
他手上的黑皮子手套正与身边女人的纤腰做着亲密接触,它在裸露的肌肤上滑动着,云雀一个激灵地想起那种触感。他们嬉笑着聊天,然后接吻,女人推搡着脸红起来,他们继续往前走,云雀的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直到最终,淡出他的视线。
云雀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借口掩盖自己刚刚所看到的画面,身边的DINO仍在与他交谈着,该是说单方面诉说着,全权没有注意自己所见之事。
伸手擦干了打哈欠时所流出的眼泪,云雀转身,对DINO说了句“下去吧。”

此后又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他一概忘记了。
只是想不起来了。

晚上DINO将云雀送到家,云雀在DINO临走时说道:“对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听你的建议了。”
DINO听后无奈的笑笑,心想其实他吃到的苦头才是最多的吧。倒也没有生气,老好人的性子如此,沉默了半响挤出了句意大利语的“再见”,还被云雀一拐子打回来,且施以“会说日文就别给我说别的”的警告。
云雀拉开卧室门,骸正坐在椅子上卧在榻榻米上一副大爷相的喝着茶,手背上的云豆欢快的蹦来蹦去,唤着主人的姓名。
“回来了?”
“这是我该说的。”云雀扯下领带,扔出去的动作犹豫了片刻,“…………什么时候回来的。”
“晚上的时候,没有多一会儿。”
“哦。”
“喂,这么晚回来,你不是跟DINO约会去了吧?”骸眯着眼睛,好像要从云雀脸上看出些什么的表情。
“跟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要是因为这两个月我没在你就被抢走了,那我可是会难过的。”
听到这话的云雀只想拿拐子打爆眼前这颗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着教人怎么说谎的恬不知耻的妖精。
只不过他终究没那么做。他看着六道骸的表情,知道两人之间是不同的,那笑容的弧度,他所憎恶的张狂且不可一世的态度,偏激的价值取向,蔑视一切的眼神,这些,都是他所看到的六道骸,绝非在阳台上所见的男人。
“去跟他喝了咖啡,很无聊。”云雀说。
“那就好。”骸站起身,双手把云雀的肩膀压制在墙壁上,动作麻利的脱掉了西服外套后一只手顺着云雀的脊梁骨探入裤子内。
“稍等。”
骸又把那只手从裤子里拿了出来,随即扯掉了两只手上的手套。
“唔,这下可以了。”云雀的白色衬衫被渐渐掀开。

FIN.
2009.09.15
3046字

==
拖了11天的生贺,我自抽。
其实这是后来又写的,真正想给的我到现在都没写出来,不过大概也不会写出来了,我一看那文就满肚子怨气(写得后来发现圆不上了…)
关于巴赫的曲子,请不要较我的真,我就是随便拿出来用的(喂)
这文没敢发在骸云吧,因为它写得实在不太骸云,尽管他其实真的是骸云。真绕口…
最后,如果没有BUG就不是我了,于是,马修它们!
*
在自己BLOG于是多说那么一点点。
连生日我都这么拖,真是太太太太太不好意思了,不过我知道你也不太介意(真的么...)
这是我给你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希望你能快乐。
我管不了从前或者以后,但至少现在我还是能控制的,不开心的时候就来找我吐槽吧,没梗的时候就来一起YY吧,空虚的时候就来一起糟蹋猫恭弥吧(这什么
尽管晚了,但还是要再说一遍。
生日快乐咩咩。
......
......
......
哦他妈的我怎么这么矫情!
你敢吐我矫情槽我就跟你玩命...
  1. 2009/09/15(火) 23:40:21|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0
<<十人问卷。from阿欲欲。 | 主页 | 你我他>>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51-ce18b171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