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骸云/微DH】永远活下去

作者:yomirei
CP:骸云/微DH
尺度:女性,全龄
BGM:stop crying your heart out——oasis

前言:此故事发生在DINO因任务意外而死的背景下。



如果说云雀恭弥的样貌本就冰冷而没有生气,那么此刻他一袭黑色和服以及失神的双眼就使他更加与瓷像相似。

骸走进他的房间,对云雀丝毫不理会的态度感到没有来由的恼怒。

或者不是没有来由的。

“喂,你就这么伤心么?”骸上前揪起云雀额前刘海。

“伤心?”云雀抬起头,嘴角勾出嘲讽的弧度,习惯使然。“你认为我会有草食动物的感情吗。”

“那这算什么,软弱的让我提不起兴致。”骸的手被云雀拍开,云雀的皮肤是冰冷的,寒气隔着皮子手套都能刺进来。“DINO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还是说没了老师关怀,可怜的学生感到了寂寞……”

末尾的音节被强迫挤压逐渐缩小,拐子贴在脖颈的大动脉上,一次一次的鼓动透过钢拐传递到云雀掌心,好像六道骸的命就握在他手里。

再说一个字就杀了你。凤眼里这么写着。

“他幸好不是被内部的什么人陷害,否则我叫整个家族来陪葬。”

“我没兴趣玩钩心斗角的游戏,想要的东西就直接拿,所以你也不用来讽刺我。”

云雀拿着拐子的手刚要收回,下一秒骸见机握住他骨骼突出的手腕,用力将他按倒在榻榻米上,并没有人因为身体撞击的响声而冲进屋来,大概云雾一起时必闹一场已成了彭格列的潜规则。

骸的身体压上来,一只手桎梏住云雀的双臂,另一只手则漫不经心的在大腿部位蹭来蹭去,舌尖顺着脖颈下滑到胸口,云雀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白皙的皮肤被啃的通红。

骸在这方面的技术自然无人质疑,可在对方没有兴趣的情况下刺激也只会成为折磨。

“呐,是不是他死后你的脑子里会像跑马灯一样闪出很多跟他在一起的记忆?”云雀越试着挣脱骸的力气就使得越大,无济于事的举动如同被人捏在指上的蚂蚁想要用自己纤细的肢体挣开人类,骸继续说下去,“坐在这个屋里就会记起他在受伤时给你敷药,吻着你说些恶心的话,或者在这里把你上的叫个不停?”

“闭嘴!”云雀抬起膝盖去撞骸的腹部,毫不留情的力度似乎是想将他的内脏从体内撞出来。

骸掰开他的腿,俯身用嘴堵上他声嘶力竭的诅咒。骨头碰上嘴唇,利齿刮破舌头,血液掺杂着唾液顺着嘴角淌下。

“你让我觉得很不高兴,云雀恭弥。”六道骸没有继续并反而坐起用袖口擦了擦嘴,“我的东西,即便是死人也别想得到。”

以为要挥上来的拐子只是静静躺在一旁,手腕上的紫红印子像枷锁一样囚禁着鸟儿的翅膀,云雀把脸严严实实的藏在两臂之间,谁也看不见被称为最强的人此时到底表情是什么样的。

骸使劲攥了攥拳头,表情好像在把卡在喉咙间的鱼骨拼命吞下,疼得快要呕出血来。

云雀,要不要跟我比比谁才是更难过的那一个。



DINO的葬礼上彭格列主要人员全部出席,给足了作为同盟家族的面子,尽管DINO这人一辈子都不喜欢黑手党首领这么严肃的身份,但最后却仍要装腔作势的躺在加百罗涅的家坟里,等待下一个首领死时才得以重见天日。就这一点讲骸心里是有些同情的,但这和全员走后往他坟上跺上几脚吐几口口水并不冲突。

葬礼的3日后加百罗涅发来了新首领上任集会的邀请函,DINO没有后代继承职位,于是家族中选了最优秀的代表成为了继承者。

毕竟是大家族,不论愿不愿意首领之位都不能空缺,即使他在人们心中无可替代。

雍容华贵的水晶灯红地毯,各色鸡尾酒交互错杂,侍者在人群中穿梭,西装革履的男士们亲吻着女人的手背,带进舞池开始一场匪夷所思的狂欢。

骸想不出任何理由促使云雀来到这个地方,所有他厌恶的元素统统聚集在这个会场,他却能够静静地站在人群外喝一杯颜色奇怪的酒。

或许他是在隐忍着。或许他是在冷眼旁观着这些人的丑态。或许他是想确认新任的首领是否能够像DINO一样对这个家族负责。

六道骸猜不到。

他只看见,在继承仪式中新任首领挽起左手袖子,那绚丽的家族纹身渐渐显露在他的手臂上时,云雀忽然间低下头让目光离开那里,望着杯里的酒,轻轻抿了一口。

那时,站在那里的云雀恭弥变得陌生了。

骸不知所措的差点撞到人,胸腔内好像有人在用刀片凌迟心脏,一刀刀割下,疼到麻木,喘不来气,几近缺氧。

这让他初次感受到即便混杂在人群里,原来孤单的事实也不会改变,无论是他还是自己。



“你还是出来了。”骸笑着靠近云雀的背影,走到近处时发现云雀的嘴里叼着根烟,不知道这是不是云雀第一次吸烟,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云雀吸烟。

“不想呆在里面。”

月光把云雀身体的轮廓柔柔勾勒出来,冷硬的线条符合着云雀冷硬的性格。

“…………抱歉。”

“什么?”

“你知道我不会说第二遍的。”

云雀又勾出讽刺的笑。“原来晚上跟人说话会产生幻听啊。”

“我很认真。”

云雀像个盗贼般心虚的把骸的目光躲开,可能是没想到从未正经过的家伙会吐出这样的话。

同时找不到话题的俩人沉默了很久,也不想开口,感觉说出来的话经这夜风一吹都会变了味道。

让骸没想到,云雀的声音竟比自己先传入了耳中。

“任务的前一天他来我那里,像平常一样说了些无聊的事。很无聊,都是些我不喜欢的东西。可那是最后一次对话。”云雀垂下眼,骸知道不会有泪掉下。“我以为他不会死,没想到他也那么无能。所以我才讨厌弱小的东西,讨厌草食动物,讨厌群聚。”

再次看向他的云雀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

“六道骸,如果你也是那么弱的家伙就别靠近我,否则把你咬杀干净。”

六道骸那时就明白,所谓的风纪、咬杀,均是他的一层保护膜,那后面藏着个不愿受到伤害就此与世隔绝的幼婴,因为没有营养,所以他无法长大,因为一直孤零零,所以也就不显得孤零零。

但就算是这样。

“既然这样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

“?”

“人能够把另外一个人抱怀里的原因不止是做爱时比较方便或这种姿势更容易从背后偷袭别人。”骸说着,把云雀的头轻轻按在肩上,另一只手环住了腰。“这样的话,即使你忍不住哭出来也不会让我看见哦。”

“……蠢货。”

“是不是感动的想嫁给我?”

“…………………”

“喂不准偷踩……”

“六道骸。”

“嗯?”

“你不准死。如果你死了,即使是地狱我也会把你找出来。”

“不。”骸笑笑,抬起云雀的脸附上嘴唇。“谁都不要死。We are gonna live forever.”

风吹散了声音,消融在夜色里。

END.
2009年7月18日


后记:
瓶颈期,原谅俺写的这么伤眼/__\
我写的越来越不知所云了...其实只想说,在一起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我希望看到这样的骸云。所以DINO叔叔就被我牺牲了!DINO叔叔是好人,我代表六道骸他们全家给您发卡(去死

PS:此文灵感来源于oasis的live forever.

8月份决心挖个坑,至于填不填就是另外一回事了...orz
  1. 2009/07/18(土) 15:54:53|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0
<<走前写一记。 | 主页 | 再扶下去鼻子会瘪掉的。>>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24-3dff97f1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