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骸云】沙の城堡

作者:yomirei
CP:骸云
尺度:女性,全龄

1.
“不喜欢么?咖啡这种东西。”骸双手端着马克杯说。
“日本茶和清水。除此之外我都讨厌。”
“就这么喜欢日本,像你这样的家伙全世界都少见。”坐在沙发上,仰起头将咖啡一饮而尽。“唔……好烫。”
云雀放下手里的文案后走到他面前。“任意妄为该有个限度,六道骸。……咖啡很苦,所以不喜欢。”
“哦呀,没想到你居然会怕苦,可爱的小孩子。”
“……”一拐子下去,骸没有躲,笑眯眯的挨了打。“不好意思,身体不是我的所以也感觉不到疼。”
“混蛋……给我滚出去!”
“喂喂,没待5分钟就叫人滚出去,委员长您的待客方式真让人难过。”
云雀嗤之以鼻。“我从没有你这样的客人。”
“算了算了,好不容从那地方跑出来我可不想惹事。”
那个地方?云雀想,黑耀后六道骸就再也没用真身出现过,草食动物和小婴儿似乎都知道这件事,他不愿过问,又感到有些不甘。“有本事下次就用自己身体来,我对胆小鬼没兴趣。”
“我也想,可惜不太可能。”骸单手拦过云雀的脖子,距离的突然拉近让云雀措手不及。“如果可以,希望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把手松开……”云雀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自在。
“哎哟脸红了么,所以说真是小孩子,这样就会害羞。”
“你!……咬杀!”不再顾虑身体主人是谁的问题,拐子迅速砸向脑袋,骸及时躲开,拐子打中了沙发靠背。
“真险哟,差一点这人就没命了。”拉过拐子,将云雀放到在沙发上。“云雀君的确很强,可惜一生气就全身都是破绽。”笑眯眯的凑近云雀的脸,云雀反扭的胳膊着,因为骸的移动使得肩膀处有些疼痛。“我有六世的记忆,所以只活了十几年的云雀当然是小孩子。”
“哈。老妖怪。”
“是啊,妖怪呢。人类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本以为六世的记忆会很多,可是并没有填满身体,感觉还是很空荡。”
“……空荡?”
“呃……怎么跟你说起了这个。呐,云雀,下次来时给我准备日本茶吧~虽然咖啡很好但还是跟你一起喝才有味道。”
去死吧变态!话未脱口,单手钳制住云雀的身体便已归还到原来的主人手中。
“委委委委委员长!”男孩子一脸的惊恐。
“………………………”借机撒气了。

2.
他没想到,当他端起枪瞄准敌人背后时他竟然会发抖。
“枪啊这种东西,尽管我也不喜欢但在实战里是最好的武器。”说着骸将那沉甸甸的东西扔到了云雀手里。“试试?”
“不要。我有我的武器,用不着它。”原封不动的再扔回去。
“那副没有杀伤力的短拐?”
云雀将双拐架起。“听你的口气看来很想挑战一下。”
“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说拿枪不是更像黑手党一些么,彭格列云守。”
“我从来没加入过什么黑手党,那只是方便咬杀你。”
“尽管总是这么说,但没有杀过谁吧,”六道骸举起枪,直对着云雀的眼。“我可是杀过很多人了哦。”
“呯”的一声子弹划过云雀的脸颊,与空气摩擦出的热量灼伤了皮肤,黑发隐隐发出焦糊味。
“……切”尝到了厉害。“……教我怎么用,那个东西。”
“不要~”
“………………”
“我改变注意了,这种危险的东西还是我来用比较好。”骸笑起来。
“善变的死家伙,那我就打到你愿意教为止好了。”说罢冲上前去。
然后,第一次用枪的云雀就面临要射杀敌人的境况。
拐子在刚刚的打斗中损坏,他手中的武器只剩下任务前发放的枪支。
因为不会使用的缘故,他从未掏出过。
“啧……”
瞄准敌人的头部,如果击中定是必死无疑。即便不愿承认,但云雀确实没有杀过任何人。顶多把看的不爽的家伙打成半残,就算是打成重伤以至死亡,他也从没让敌人死在自己眼前过。
那是他的底线,一旦越境便将用不复回。
“没办法了。”咬牙扣下扳机。
“呯!”
敌人的脑袋在午夜月光的照耀下像曼珠沙华般绽开,血色沁满了眼。
云雀的双臂颓然落下。
“哦呀哦呀,看到了么,刚刚的美丽景色,那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哟。”
“六道骸。”
“干嘛?”
“你混蛋。”
六道骸甩了甩到肩胛骨的发束,走上前来。
“总是这么骂我很没新意呢。我说了枪这种东西对你来说不适合,杀人这种事情让我一个人来做就足够了。”
他的枪被三叉戟所架开,骸另一只手上所拿的便是杀死刚刚那个人的凶器。
“拐子这种钝物,可以将人的骨头打成碎沫却很难将血管割断,就像你可以将所有人痛打一遍却无法将他们杀死一般。”
“你在小看我么。”云雀锐利的凤眼好像想将骸撕碎。
“我只是不希望你跟我一样而已,杀人可是要遭报应的,地狱又脏又烂,你到那里还不得闹个底朝天。”
骸笑着扳住他的脑袋吻下去,云雀想当然的咬了他的舌头。

3.
云雀拉开门后立即发觉到布局的变化,警觉的放轻脚步,然而逐渐显现在他眼前的是坐在后院走廊上骸的背影。
“你怎么来了。”
“回来啦。”
“不是自作主张跑去密鲁菲奥当卧底了吗,跑到这里做什么。”
“呵呵,一个人很无聊嘛。”
“你自找的。”
“嘴巴真毒,这点倒是一点都没变。”骸自己乐出来。“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被你骂。”
“什么意思?”
“被白兰识破了,跟他打了一架,输得惨死。右眼也被他打伤,我现在连逃走的力气都没了。”
“你是白痴么,没力气了还来这里干什么。”云雀的口气听起来有些激动。
“用最后一点力气来见你啊,虽然很这话恶心但是事实。是不是有点为我担心了?”
“……没有。”
“喂,我可能快要死了,谎话也行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么。”
“你只能死在我手里。”
骸kufufu的笑了。“突然想起来,很久以前你说过你讨厌咖啡的吧?其实这种饮料很有意思,先开始会觉得很难喝,苦涩难耐,而糖分其实都被紧密的包裹在里面,如果不去细细品味就会很难发现。”
“…………”
“不觉得很有趣么?尽管日本茶也很好喝,但果然我还是喜欢咖啡。你说呢,云雀君。”
骸扭过头来,月光将他的身影照的模糊不清,但云雀还是看到了,那张脸上的笑容,从未变过。
樱花依然盛放,池水依旧静澈。

4.
他们的见面永远都有血腥、暴力陪伴。
云雀一身血迹,身上大大小小不同武器的伤口随处可见。
骸瘦骨嶙峋,倚在墙壁,脸色煞白的让云雀差点以为那是墙皮。
他看见他的脸然后讽刺的笑出来。“还以为你挂了。”
“差一点,如果你再晚5分钟。”骸也笑。
“早知道我就再晚5分钟了。”
“对一个被囚禁若干天的可怜鬼你不能态度好点么?”
“对你没那个必要。”云雀迈过横在地板上到处可见的敌人身体,走到骸面前。
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没有丝毫想要帮助他的意思。
“真想不通当初我怎么会败给你,骸。”
骸微微一愣。“想不通就不要想了,扶我起来。”
云雀并没有伸出手。“好脏,我才不要。”
“如果不是没力气了我或许会打你一顿哦。”看见他双眼有些泛红,骸心想这家伙大概又是通宵工作了一整夜。“眼睛那么红,你昨天晚上又跑到DINO……”
询问的话反被云雀突如其来的拥抱卡在了喉咙里。“敢拿照相机手机拍下来就杀了你。”
哦呀,或许不是通宵也说不一定。“你刚刚可没说DV。”
“闭嘴蠢货。”他将他的脖子狠狠搂住,要将其勒断一般。
“遵命。我亲爱的麻雀。”他抬起已经麻痹的胳膊轻轻搭在他的头发和腰际上,他环抱着,仿佛这就是整个世界。

FIN.
2009年2月11日
  1. 2009/07/09(木) 00:52:42|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0
<<【骸云】[工口向]语言障碍 | 主页 | 【骸云】[工口向]谎言>>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16-e339222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