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骸云】[工口向]谎言

作者:yomirei
CP:骸云
尺度:女性,慎
BGM:1234——Plain White T's

倘若有人去问六道骸,对你来说什么最重要,他一定会满脸堆笑的答道:
——首先当然是生命,尽管我对别人的生命不太在意,但自己的当然还是得好好爱惜。
——其次大概是金钱和我可爱的chrome。
——……嗯?你问我云雀恭弥算什么?不好意思,我对天天边拿拐子凿我脑袋边喊着凤梨怪物的家伙可没有什么特别感觉。
——嘛顺便说一下,彭格列首领在我心里要比云守高一大——截,“大”字请加上重点号谢谢。

事实上,云雀恭弥对于自己在别人心目中是什么位置没有丝毫兴趣,况且答这话的人是六道骸,从那张破嘴里能蹦出什么好话。
可是只要看到六道骸那脸极其轻蔑的表情和说话时带有挑衅色彩的声调云雀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拐子下去时忘了轻重,他始终坚信使劲过大的理由绝不是自己的地位低于那个草食动物。
云雀的下手过重让六道骸在随后的任务中光荣负伤,左肩中弹肋骨左腿骨折失血过多差点就续了“光荣负伤”后的“壮烈牺牲”。
可更令云雀感到不幸的是六道骸凭借着难以预测的好运气与死神擦肩而过,据六道骸醒后叙述俩人在打照面时他还很客气的跑去打招呼。
调侃扯淡掺了几分暂且先不去管,目前云雀最大的敌人是如何推开这扇门,并对里面的重患病人友好的询问康复情况。说明白些就是探病,毕竟骸的伤有一(大)部分是他造成的,他不想欠谁人情。
就算对此他毫无歉意。

BGM——《1234》 start.

“……所有差点死掉的家伙醒来时都是这么一脸欠打様么?”
“即使我没差点死掉你也觉得我是一脸欠打様吧。”六道骸微笑着将葡萄吞了进去,因为角度的不适而被汁液呛到。
“白痴……”
“云守真是爱说风凉话,我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骂白痴……”
云雀刚看到六道骸这副样子时也吓了一跳,身上腿上打着厚厚一层石膏,左肩上的纱布上还沾染着些许血迹,右手与旁边的输液管连通着,没想到竟然会伤的这么重。
云雀把眼神移到窗外,刻意回避着六道骸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他的性格六道骸也很了解,那么倔强一个人,肯来探病已经是件天大的难事,要他说出什么道歉的话就太强人所难了。
“云雀你不用自责哦,虽说这些伤都有你的责任但是怎么说也是我自愿的……”
“谁自责了!”
“那就别摆出苦瓜脸嘛。”
“…………才没有。”云雀淡淡地说,“我很强,根本用不着你保护,你扑过来只会让自己受伤。”
六道骸摆出脸假笑,“你在说任务的时候吗?说实话那一枪我本来没想挡,可我经过你旁边的时间与敌人开枪的时间恰好重合,所以说,我的运气真是不够好~”
骸的劣质谎话外加轻微少量笑点并没让气氛变得好起来,云雀因被救结果很不爽,像是埋怨般的说“你根本就是多余”。
“就这么在意是不是被救的问题?还是说,看到我满身是伤心疼了?”六道骸把脸凑近云雀,眯起眼,用狡猾的模样看着他。
“只是觉得你没死成真是太可惜了。”
“云雀真是不坦诚呢,其实说真话没那么难。”
刚要抬头狡辩就感到领带被拉扯了过去,身体倾倒的同时嘴唇被堵住,有东西滑入到口腔肆意翻腾着,搅得云雀心神不定。
六道骸用手桎梏住他的头部让他无法乱动,然后继续加深、加深这个吻。云雀的姿势十分别扭,没有支撑点的上肢几乎全部倚在了六道骸身上,令其措手不及的代价便是接吻时他也不肯好好闭上那双凤眼,用恶狠狠的眼神使劲瞪着六道骸。
“哎呀呀你这么瞪我我可是会不好意思的。”骸笑起来。
“看到你恶心的脸就想吐。”
“没关系,想吐就吐吧,反正这里是医院,什么病都可以给你治。”
“既然你知道这里是医院,那还在干什么。”
衬衫纽扣被解到第四个,锁骨前胸半遮半掩,骸不禁吹口哨感叹一声“真是好风景”。
“风景个鬼,伤成这副德行还发情,他们怎么没给你查查下半身还有脑子?”
“没办法嘛我一上去那些仪器就都坏掉了。”骸用带着吊针的右手继续解扣子,云雀见了那插进皮肤内的针头似乎也不愿抬手打去。“医院又是可恶的禁欲生活,亲爱的来陪我做好不好?”
“不好。”
“你真冷感,亏我那么热情的帮你解纽扣,我可不希望你因为没衣服穿无法出门。”
“我也不想被一个快被打成残废的人上。”
“是吗?”六道骸没等云雀说完话,双手一个使劲就将云雀整个身体甩在病床上,云雀吃疼的闷哼一声,下意识抬手要挥往六道骸的肋骨,然而新打上的石膏又白又刺眼,这让云雀临时改变了主意,拳头砸向六道骸的脸。
“你居然舍得打这么漂亮的脸蛋。”六道骸偏偏脑袋,拳头擦过了他的耳边且这让他顺势抓住了云雀的手,这一下该算是大局已定。
云雀一脸愠色杀气重的令人生畏,因人而异这词大概指的就是六道骸与常人的区别,他人眼中此时再招惹这样的云雀恭弥那绝对是在变相自杀,而在六道骸眼里,不如说这就是云雀恭弥独有的暗示方式,对方越恼怒就让他感到越兴奋。云雀动了动手腕,然而被钳的紧紧地。“我警告你,立刻放手。”
“我说不放呢?”六道骸叼住云雀的指头,湿润的口腔和舌头让淫欲从指尖传递了过去,进一步的加深刺激让云雀有了些反应。
“你希望自己的伤口被我再打裂?”
“或许……要不你来试试?”
云雀毫不犹豫的用膝盖踢向六道骸的肋骨,六道骸却一脸笑嘻嘻的开始帮他解皮带。六道骸对自己认定的事总是有绝对的信心与把握,包括他私自认定的个人物品。按照云雀的个性来讲,一切威胁口气的语言都是催化剂,若六道骸那条肋骨真的断裂那他自然不会疯到做出从一根变两根的举动,所以真相自然就是——
“混蛋!你根本没骨折!”云雀被气的脸色发白,拽着六道骸的衣领欲势要将他推下病床。
“其实……喂,不是!你先听我说……别,别打左肩!只有那个伤口是真的!”一拳下来六道骸感觉整条手臂都在发麻,不知道缝合线崩断了几根,这家伙是认真的想要把他伤口重新打裂。“靠我好歹也是病人……”
云雀翻身下床的动作被六道骸强行拦下,准确的讲是被六道骸的嘴。
又是一个绵长的深吻,即使云雀的拳头一直捶在六道骸左肩的伤口上,六道骸也没有丝毫打算停下来的意思,有种大不了一起死的觉悟。
双手也不安分的在云雀敞开的衬衫内胡乱抚摸,蹭过些敏感的地方时总引得身下的人浑身一激灵。
“唔……恩……唔……”六道骸听得出这并非呻吟,应该是些警告的话,大概类似于“再不把舌头放回自己的嘴里我就咬断它”。
这种惨烈的死法显然不符合六道骸的美学,听话退回去的舌头还很温热,残留着对方口腔里的唾液,已经感到裤子有些发紧。低下脑袋,他用嘴唇顺着细腻的肌理打转,从喉结到锁骨,接着是前胸,张开嘴含住乳尖时听到了有些人加速的呼吸声,连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云雀想骂六道骸,但他知道现在开口除了拟声词绝对什么也说不出,两只手还在被钳制着,皮肤因血液的不流通微微发紫。云雀感到呼吸不上来,下意识扭了扭身子,六道骸却因为他这个动作而完全勃起。
“你在诱惑我吧……”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只会用下面思考吗。”
“别说得那么难听……还在生气么,其实没想骗你,真的。”
云雀把脸别了过去。“跟我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一直在担心我。哦,对不起,我忘记了在云守面前我不该把话说得太明白。”
“你干脆现在就去死吧。”
“其实说出来也没事,至少现在我不会笑话你,挡子弹这事其实我已经输了一半,你也输一半不就公平了。”六道骸腾出一只手伸进云雀的裤子内,又揉又拧的让云雀觉得浑身都火辣辣的烧起来。
“我才不会输……呃……呢……”这句话几乎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打人的拳头不知是什么时候松开的,手指反而拽起了六道骸的病号服。
“哎呀呀衣服都皱了,护士来可是要唠叨的。”
那就把你的手拿开啊混蛋。话卡在喉咙里,想说也说不出,只能听到自己充满淫靡色彩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他想,六道骸你死定了,今天不把两根拐子塞进你下面我就不叫云雀恭弥。
“第一我没伟大到能把你的两根拐子都吞进去的程度,第二你不早就该叫六道恭弥了么亲爱的。”六道骸出乎意料的猜中了云雀的想法,在裤子内摩擦的手忽然停了下来,翻过云雀的身体然后将碍事的裤子扔开,手指没入了后面,抽插着使肌肉扩张。
云雀咬住了枕头,疼痛和快感一起涌入头颅,这种感觉并不那么舒服,浑身瘫软总令云雀莫名生出一股怒气。
“忍耐一下,马上就好……”三根手指没入时,六道骸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塞了进去,云雀浑身抖动着趴在病床上,开始的疼痛不可避免,六道骸抚慰般将云雀下身硬起来的地方握在手里。
“有没有好一点?”
声音跟身体同一频率的颤抖着。“……你就是欠操……”
六道骸好笑的覆在云雀身上,环住他的肩膀以便下身更容易进出,病床被折腾的吱呀作响,吊瓶也跟着一起晃悠。六道骸手上的针头因为不断拉扯把皮肤挑了起来,血液回流进瓶内。

打开门时,髑髅看到云雀逆着光站在门前,后面不断传来“你下手好重……”“云雀你要赔偿我,用身体”以及哼哼叽叽的声音,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髑髅笑了笑,云雀把门狠狠摔上,将西服皱起的地方捋的更加平整一些。
“来看骸大人的?”
“……我来看他怎么被裹成木乃伊。”
“骸大人听到会伤心的。”
如果云雀会顾及他到底会不会伤心那么六道骸也不会进医院修养。
顿了顿髑髅又说道,“骸大人跟我说他这次能放个长假全都是拜您所赐呢,还说病好了以后一定要亲自上门感谢。”
“根本是在为自己的偷懒找借口。”并顺便占了便宜。云雀握了握拐子,盘算着是不是该为彭格列的支出再添上一笔。
“话也不能这么说,骸大人也是为了救您才进了医院的。”
云雀冰冷的眼神立刻扫过来,髑髅笑着缩了缩脖子。云雀想这模样真是像极了躺在病床上没个正经的家伙。“我才不用谁来给我挡子弹,那是他自找的。”
“骸大人不这么认为的哦……”髑髅伸手去开门,对身后的云雀继续说道,“总之,不管目的是什么,骸大人可是放弃了一切重要的东西,去救在心目中排不上名次的您呢。”髑髅回头看了看脸色瞬间堪比六道骸右眼眸色的云雀,笑意更深了些。

FIN.
2009年6月3日
  1. 2009/07/09(木) 00:52:02|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0
<<【骸云】沙の城堡 | 主页 | 【骸云/骸纲】黑白镜面>>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15-0eeb5f5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