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骸云】诅咒

诅咒

作者:yomirei
CP:骸云
尺度:全龄
BGM:in your shadow——tokio hotel
以骸的第一人称视角叙述,慎入。

可以肯定的是,我被下了一种并非狠毒、却牢不可破的诅咒。

也许是这只右眼所带来的灾祸,也有可能是其他时候,我并不清楚;只是在我有了意识以后便一直纠缠着我的灵魂,并且至死方休。

而那“意识”,便是我手拿着那柄三叉戟站在已无人屹立的手术室时开始。

起初装上右眼,我一度以为它会褪色,因为当时我的可及视线范围总是由猩红而构。那种颜色并不讨喜我,相较而言我更对暗色情有独钟。

但它并不受控制,像是从我眼球内慢慢溢出并扩散,沾染到世界的每一个点位每一个角落,没有一丝空隙的充盈感。

所以在这样的一种被迫遮挡下,所有人在我看来都没有太大区别:外表容貌暂且不提,至少做出的反应基本相同。

我用锐刃割开他们的血肉,他们会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惨叫声,有些人会求饶,有些人会逃跑,或者是流泪、发疯似的反抗、等等等等……我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与兴趣去细细观察,这只是为了享受一种快感,那种快感便是凌驾于软弱的蝼蚁之上,一脚踩烂他们的感觉。

可是我却不得不在这些蝼蚁中搜寻一些能够帮助我的家伙。我的本性中占着很大一部分的懒惰,杀人让我很快了失去兴趣,机械性的重复毫无意义可言。于是我开始寻找能够替我动手并不伤及到我的利益、并且忠心诚意的伙伴,于是犬和千种便诞生于我的世界了。

但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我当然没有把他们当作什么朋友伙伴,只是为了消灭蝼蚁(人类)而需要的手段。

我想,他们也是清楚这一点的。

我可以对他们好,可以为他们寻找食物、衣物和温暖的住所,但我不会为了他们挺身而出,他们会为我牺牲性命。

应该只是场交易。

但这还远远不够,我的后备军应该更加强大和可靠,至少他们不会为了一些泡泡糖打的不可开交。

于是,我在兰奇亚面前的出现便成了必然结果。

他是个蠢人,身手不坏,可是头脑简单的像是只单细胞动物,以为自己对他们友好善良,他们便会同样回报,什么爱啊那些的,我听了一些,然后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将它嘲笑成一坨狗屎。

不过也因如此,他才能在自己沾满同伙血液的武器中彻底丧失了自我,我也借此趁虚而入,支配了他的精神。

之前一切的准备工作,均是为了我能顺利的表演一出漂亮的越狱戏后,威风傲然的站在黑曜乐园之上。

然而接下来,事情开始向我无法预测的方向发展。

你知道,无论历经六世灵魂的麻木还是对于人类本身就存在的隔阂都不该使我铸成大错或者,心慈手软。

我不相信自己会有感情这么回事。

所以我逃避似的挥下了拳头,甩开腿脚,那具躯壳在我所施加的力度下翩然飞起,在空中画出条不太对称的抛物线,再狠狠落下。

但也单单只是,让那具躯壳而已。

我有些畅快的擦开溅在自己面颊上的血液,却见他执着的抬起头,那双眼睛、那种眼神,像是打算从我的双眼侵入,然后狠狠捣毁我的灵魂,实际上他也的确那样做了,并且成功。我大可以确定,那场关于彭格列的存亡、世界毁灭的决定性战役,只是因为他的一瞥,使我的一切胜算幻灭。

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到,原来人类还可以这样攻击他人。

不需要多强威力的武器或者残忍的手段,只是盯住双眼。

只是盯住双眼。

后来的事情便已成为众人皆知,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被关进了水牢。

但是我没有因此或消极或惆怅,因为等价换来的,是云雀恭弥这个人。

其实上句话有些歧义,他并不归我所属(他不归任何人所属),只是被我记住,并且在内心里默默在他周身旁画了一条明显分界线,就像是遇到了珍贵的稀有品种,想把他牢牢攥在手心里,即便他可能会因此窒息。

这种冲动促使我对他的渴望更为强烈,像要出现在他身边,然后嘲笑他,愚讽他。

尽管脑子里转的飞快,但我却连动动手指都无法做到,牢狱的生活枯燥而孤独,堕在黑暗里、水压下的不单单只有身体,这种刑法似乎更倾向于精神上的毁灭。

令人无比庆幸的是,就在这个时刻,我遇到了可爱的库罗姆。

她与犬、千种或是兰奇亚都不太相同,尽管彼此仍旧是互利关系,但感情却更加暧昧和亲近,我不清楚自己为何会产生了变化,从客观上分析,真真切切的可能性只有两种:一是彭格列手中澄澈的火焰真就洗涤净化了我污浊不堪的灵魂;二是,我对人类产生了感情。

无论如何都不愿承认第二种猜测,可第一种说法更让人恼火。

我试着去接受和改变自己,在不成为负担的前提下通过库罗姆的身体实体化,目的是毫无理由的去搞些无聊的恶作剧。

其实只是为了见到云雀。

开始几次他坚持举着拐子喊着“咬杀”,一副不杀了我誓不罢休的姿态,在知道我身体状况后便撇撇嘴,说什么“对弱者没有兴趣”的话转身离开。再后来,他默许了我的存在,我也不必再用恶作剧这种劣质的理由作借口,或者更进一步的说些露骨的告白,我清楚他不会把这当真,这令我安心的敢于说出口。

“你猜我猜”的游戏并不有趣,除了掩盖一些难以表达的感情外,什么也做不到。

云雀似乎仍在照他的原有的路线行走着,没有因我的出现产生丝毫偏差;我却像换了个人一样,对周遭人的态度完全不同于过往,我回以他们微笑、回以他们温暖,他们也同样乐于接受。

我想通过改变自己而去改变云雀,但看得出云雀的不为所动。

他把所有人都当作了空气,包括我在内,我所做的任何事情在他看来都没有存在的意义,所以他漠视,这让我终于了解他为何会性情大变的默许了我的存在,原来是因为完全的忽视。

我安慰自己,如果继续努力的话,或许云雀会因此而——

我坚持不懈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搞一些破坏,说一些脏话,挑战他的底线或者刻意触怒他,他却从始至终都只是偏过头,执意不再看我,再轻描淡写的说一句“随你便”。

我倦怠了。

我猜测云雀其实是块石头,并且是金刚石,我根本无力去改变它,他只会把我刮花,让我找不到曾经的自己。


我懒懒的对他说,你的饭吃到嘴边了。

他问,哪里。

我没有回答,过去扳过他的肩膀,然后碰上他柔软的嘴唇。

没有什么嘴边的饭粒,只是我想最后给自己一次的机会,老套恶俗的场景我不怕被谁嘲笑,甚至可以的话,我能够对他说出一些更让人浑身难受的情话。

但是当我亲吻着他硬朗却又柔软的嘴唇,见他眼中的神情依旧不曾改变,我知道,他永远不会为我而放下他的世界。一如我当初拿着冰冷的刃器,为了获取温度而割开那些脆弱的喉咙,在喷薄而出继而转凉的猩红色液体里,我才当真明白,血液只有在身体内才是最温暖的。

至此为止我才知道,这是一个诅咒。

难怪我无论付出了多少,结局都不曾被改变,因为这一切都是早已被设定好的结果,我妄尊自大的无视那些向我伸出双臂的人们时,就该设想到会有这一天的来临,所以云雀此刻轻视一切的眼神,正是我多少年前的因果报应,此刻统统抵消还清。

与此同时,这种诅咒也注定会延续在云雀身上,然后不断、不断的继续下去。

他与我,还有曾经和以后的人们都会如此。

年少时不可一世,直到时光从指缝流走才恍悟到自己的愚蠢,想要改变却早已无力。

可能我们是安于在这被诅咒的匣内生存,不懂亦不愿交托自己的世界,然而在想要把另一个人融进自己的世界中时,才恍悟到自己已孤身一人。



我仍被关在这狭小的水箱内。

四面的水压几欲击碎我的骨骼、冲破我的皮囊,然后像打入十八层地狱一般狠狠压制在这无尽的液体之下。

想起云雀恭弥,想到我为他的坚毅与自由而憧憬、困惑、消亡、殆尽,我真切感到有眼泪从眼眶溢出,只是它迅速融合在周围的水里,跟随着气泡一同徐徐上升,终的,破裂成一片虚无。

FIN.

===
骸哥别泄气,云嫂子就是别扭,习惯就好。(什么诡异称呼)
觉得好久没打文了,写一半时就变成扯淡../_\
今后会恢复高产,对骸云爱忽然又燃了
还有感谢血的歌,真的超好听。
  1. 2010/03/21(日) 03:49:37|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1
  4. | 留言:0
<<别扭小剧场。 | 主页 | 小别扭~>>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105-b842490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1. 2012/11/27(火) 04:21:33 |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