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那么,如此。

转载的文。



在靠近平原的浅丛林中,一头大野狼捉到一只兔子。大野狼把兔子带回山洞,兔子想:这下我完了,我的一生就要结束了。

但是在山洞里,大野狼没有吃掉兔子,他要求兔子跟他做爱。

「我不打算吃掉你,但是你必须跟我做爱。」大野狼这麽说。

「我不喜欢做爱。」兔子说。

但是大野狼似乎认为兔子的意见并不重要,他毫不犹豫地扑向兔子,把它压在身子底下,开始在兔子臀部柔软的绒毛中间寻找OO入口,并且把自己的XX放进去。兔子狭小的OO无法承受大野狼的XX,它疼得尖叫起来,并且拚命挣扎,扭动身体。

兔子的反应令大野狼吃了一惊,它没想到兔子会挣扎的如此厉害,简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让他费了相当的力气才把兔子按住。

「怎麽了?不过是做爱而已,我没打算伤害你。」大野狼深灰色的瞳孔中充满了困惑。

「你已经在伤害我了!」兔子激动地反驳他。

「为什麽?」大野狼很难理解兔子的态度,「难道你更喜欢被吃掉?」

「被吃掉,或者不被吃掉,这都是身为兔子理所当然的命运。」兔子显得相当愤慨,「一个生物存在於自然界,就会承受相当的命运,但是相反的,我们的命运中却并不包括被大野狼强暴这一项!这是计划外的,破坏规则的!」

「噢……」大野狼皱了皱眉头,认真思考了兔子的说话,这是他的优点,他通常都会比较用心思考各种观点,「但这并不说所有兔子的命运,这仅仅是你的,一个个体的意外罢了,你不能否认这个自然界充满了多种多样的个体意外。而且,如果我没有强暴你。你也愿意跟我做爱,是否就是可行的?」

「我 不 愿 意 跟 你 做 爱!」兔子非常坚决的说。

「你没尝试过怎麽知道呢?」大野狼同样非常坚决。

通常来讲,在没有法律法规的地方发生观念上的分歧,最终都是体力较为强势的一方获胜。

大野狼准备第二次插入他的XX。并且这一次他做好了准备,用一种绝对稳定的姿势把兔子压住,并且深情地跟兔子接吻,让兔子的小嘴不能发出声音。不过这一次大野狼改变了方式,他先小心翼翼的摩擦兔子的OO,起初兔子的身体发出很强的反作用力,但持续了一会,因为并没有受到跟刚才一样的冲击,这种作用力就慢慢减弱了,这时候大野狼才把XX缓慢的送入。兔子没觉得像刚才一般疼,但还是非常紧张。大野狼一边亲吻兔子,一边抚摸它,让自己的XX轻微的抖动,「喂,这样感觉好一点了吧?」他问兔子,灰眼珠有点湿漉漉的,像一块躺在井底的卵石。

「还可以。」兔子被他这样一问,竟然不知怎麽回答。

「这并不是件令人讨厌的事情。」大野狼说,「事实上,自然界发生的事情都不令人讨厌,他们总有自己的道理。」

「什麽道理呢?」

「有点不好解释。总之我们只是载体,不负责编排程序。」

「是谁编排程序?」

「某些玩意吧,或者就是我们自身,但我们编排之後就忘了,不然很没有意思。」

「我们以前见过麽?」兔子蓦然间把话题拐往一边,好像有什麽阴谋似的。

但事实上它什麽阴谋也没有,它只是突然想到而已,它是个头脑简单又有点多愁善感的动物,相信直觉多过逻辑。当然这不是说他没有逻辑,恰恰相反,它相当具有逻辑能力,在生活中一切非原则性的抉择中,它都经常发挥它的逻辑能力。

「也许见过吧,以前我带著狼群在平原上奔驰,也经常追捕兔子。」大野狼想了一下,很平淡地回答。他已经逐渐把XX送进深处,那里潮湿而紧密的触感让他十分愉悦。

「你们经常吃掉兔子?」兔子继续问。

「是的,经常吃。」

「好吃麽?」

「还可以吧,我记不清了。」

「哦--」兔子本来已经开始思考自己被吃掉的时候所能产生的效果了,但由於大野狼一次突如其来的冲击而中断,并且将一声思考的前奏不自觉的修正为一种性反应的呻吟。大野狼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沉默跟专注,扭动身体,让XX在兔子体内不断搅动。而兔子也不自觉地开始让身体适应这种变化。

兔子注视著大野狼,他的表情非常古怪,或者说,具有某种魅力,那对带著水气的透明灰眼珠,竟然彷佛弥漫著爱情。

「你这坏东西!」兔子说。它当然知道那并不是什麽爱情。

「什麽?」大野狼皱皱眉头。他很喜欢皱眉头,但或许这是习惯性的,不自觉地。

「你怎麽总皱著眉头呢?」兔子接下来说,当然它自己也很奇怪为什麽突然扯到这里来。

「我妈说我一生出来的时候就皱著眉头。」大野狼回答,然後他突然笑了,彷佛陷入某种回忆,但那只有短暂的片刻。

「你妈呢?」

「死了。」

「大野狼们都住在一起麽?」

「通常如此。」

「那你呢?」

「我独个住。」

「不觉得孤独?」

「觉得。」大野狼叹了一口气,突然停下来,凝望了一会儿兔子,然後把视线转移到一个虚无的点上。「孤独是内心的,跟怎麽住没有关系,一只不孤独的动物,只是因为它不知道什麽是孤独。」

兔子没有再说话,大野狼也没有,他只是反覆的,持续的跟兔子做爱,正面做了背面做,背面做了侧面做……简直没完没了。

山洞以外的世界在不知不觉间滑入黑夜,白霜凝结在草原上,夜行的动物们开始醒来,身体或翅膀划擦著枝叶以及空气,发出奚嗦的夜的响声。

「我不行了……你放过我吧。」兔子终於这麽说。

「真的麽?」大野狼停顿了一下。「可我还不想呢。」

「你真是变态。」兔子无能为力的抗议著。

「变态麽?」大野狼又皱著眉头思考了一下,「或许是有点吧。可是你看,我还一点不想把它拿出来呢,」他指著自己的XX跟兔子说,「要是现在拿出来我才真的会疯掉。」

「已经疯了,再疯一点没关系。」

「好吧,就这样别动,」大野狼把兔子抱住,让下巴埋在兔子柔软的毛里,「让我在里面多一会儿。」

「嘿,混蛋。」兔子说。

「你知道我为什麽要跟你做爱?」

「因为兔子好欺负嘛。」

「是麽?」大野狼一愣,「或许吧……」

然後他不再说什麽。

大概过了很久,大野狼似乎睡著了,兔子开始悄悄的活动身体。

「你想逃跑麽?」大野狼一把按住兔子。

「有可能,我还没想好。」兔子愤愤不平的回答。

「也许我是应该放你走了……你希望我放你走麽?」

「如果你真那麽干,我会相当高兴。不然你乾脆吃了我。」

「为什麽要吃掉你呢?」大野狼突然抬起头来,疑惑的望著兔子,神色纯真的像一头刚刚出世的小动物,「如果吃掉你你就进入我的身体了,可我只是想进入你的身体啊。」

「我可不喜欢。」

「真的不喜欢?」大野狼几乎有点悲伤起来,「我原本希望你也喜欢……」

兔子没有接茬,它觉得此刻的大野狼好像一个在撒娇的孩子,可他为什麽要撒娇呢?

我又不是他妈妈,兔子想。

「逃出去以後去想哪里?干点什麽?」大野狼松开了兔子,一骨碌翻身躺倒,口气恢复了平静。

「吃草,在草地里溜□,晒太阳,或者被其它动物吃掉。」

「因为那是一只兔子合情合理的命运?」

「大概是。」

「也跟其它兔子做爱麽?」

「也许。」

「那也是兔子合情合理的命运吧,合情合理的话就会喜欢麽?」

「这我说不好,那只是为了交配和繁殖。」

大野狼沉默了一阵,正当兔子打算悄悄离开的时候(事实上,在它这麽打算著以前,一股莫名奇妙的厌倦情绪已经慢慢开始滋长,那种情绪并不非常激烈,但却十足险恶:在此以前,兔子一直过著顺乎天命的生活,活著的时候它很满足也很享受活著本身,但如果死亡迫近,它也有充足的觉悟。然後这种情绪却带来了一种怀疑,一种对现存的一切的价值的怀疑。事实上,它本来也不认为活著本身有任何特殊意义,只是著情绪让它一瞬间为此感到空虚,让那些自然而然的生活显得苍白而缺乏诱惑……兔子准备逃走,严格的说并不是为了逃离大野狼,而是想逃离那种险恶的情绪。),他突然一把捉住兔子,近乎粗暴的重新把它扯回自己怀里,不由分说,把自己坚硬的XX塞进兔子身体的隐秘的洞穴。

兔子毫无心理准备,身体突然被异物入侵并控制,不由得冷汗直冒。但非常古怪的是,这一次它不再反抗,而是默默忍受著这种入侵,简直就像忍受一种注定的命运。

大野狼抬起兔子的臀部,那个部分非常圆润饱满,他让兔子的两只大脚顶在自己的腹部,疯狂的抖动身体,让XX在那个窄缝里不断摩擦,他似乎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他的灰色瞳孔边缘模糊的溶解在黑暗中,成为一面吞没一切的镜子,他彷佛是看著兔子,把它当成世界的全部,又好像毫不认识它。

他彷佛正在浪尖上飞行,冰冷的水滴好像飞溅著的星星,他融化在星星里,变得同星星一般冰冷,闪烁,细微……他彷佛去了星星那麽远的地方,曾经,他带领著狼群在深夜的草原上奔跑,星星如同天上的海洋,汹涌而下,而他让身体跟随夜晚的风穿梭在草叶中,在那如潮的星空里寻找那些能指引他方向的星辰。它曾经独自对著北极星嗥叫,但星星并不回应他,浩大世界里的生命们,它们彷佛早已失去了命运的重力,既不困惑,也不怜悯。

它们都在遥远之处,被孤独冻结著,像那些不可磨灭的出生以前的记忆……

「嗷--」大野狼突然发出一声深长的嗥叫,从兔子身上翻滚下来,摔倒在山洞的地上。兔子听到他急促的呼吸,但那呼吸很快就开始减弱,,甚至微弱起来,它似乎觉得自己听到了大野狼的一点呻吟,但它不能确定,一切都来的过於强烈和突然,等它慢慢爬起来,检查似的接近大野狼的面孔时,它发现那对灰色的瞳孔正在慢慢的扩大……

「你怎麽了?」兔子问。

「心脏病。」大野狼回答,声音简单,微弱,但是乾脆。

「那你不该激烈的做爱。」

「我知道。」

「你快死了?」

「是。」

兔子沉默了,时间流淌的很慢,大概过了10秒,20秒,30秒……但却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这中间彷佛有猫头鹰的叫声穿透了黎明前青蓝色的天空,或者蝙蝠振动翅膀回归巢穴……

「喂,」兔子盯著大野狼,声音跟身体都几乎变得像一块石像,「你爱我麽?」

你爱我麽?她这麽问他。

大野狼缓慢的扭动了一下头颅,让它朝兔子所在的方向倾斜。

「你说呢?」

===
起初看,认为阐述的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或者说是我们的生活。
看了评论,发现去说明爱情、人生、价值观什么的倒也成立。
最后,其实它只是一则故事。


我是个不把事情弄清、让我心理舒坦就会钻牛角尖、不会满意不会善罢甘休不会接受不会妥协的人。
谢谢趴子先生和二傻开导一番。
那么,不管你选了什么样的路都无所谓,只要你不会后悔并能够坚持走下去。
如此,不论你变成什么德行我和二傻都会为此而开心。
我做不到放下自己的处境与利益去为“正义”二字争论一番,但至少,我能够在心里还你一个公正。
  1. 2010/03/12(金) 22:55:56|
  2. 私の收藏夹
  3. | 引用:0
  4. | 留言:4
<<小别扭~ | 主页 | 萌/////>>

留言

亲爱的谁又惹你了?
  1. 2010/03/13(土) 12:00:50 |
  2. URL |
  3. Xan72 #-
  4. [ 编辑 ]

Re: 没有输入标题

> 亲爱的谁又惹你了?
已经没事了亲爱的=3=
  1. 2010/03/13(土) 21:30:30 |
  2. URL |
  3. Rei. #-
  4. [ 编辑 ]

= =作为一个同有心脏病的人我感到很有鸭梨【啃鸭梨。


其实我们都一样,一样悲伤一样倔强。←儿子说的= =
  1. 2010/03/14(日) 18:55:03 |
  2. URL |
  3. 阿汐 #-
  4. [ 编辑 ]

Re: 没有输入标题

> = =作为一个同有心脏病的人我感到很有鸭梨【啃鸭梨。
>
>
> 其实我们都一样,一样悲伤一样倔强。←儿子说的= =

以前看白夜行里面有一女的也是在H的时候突发心脏病死了
所以你H的时候小心了哟

我没悲伤没倔强啊/_
就是为了一件不公平的事感到有些愤愤而已
不过过去了也就算了,再说当事人也接受了事实,我也不好管什么。
  1. 2010/03/14(日) 20:25:22 |
  2. URL |
  3. Rei. #-
  4.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101-868d137a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