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骸云】love and to be loved

作者:yomirei
CP:骸云(幼)
尺度:全龄


时间,5月5日。地点,泽田纲吉家。人物,彭格列守护者及杂七杂八的人士。
气球。礼炮。五颜六色的彩带。明媚的笑容。六道骸扭曲的笑脸以及云雀开始抽搐的面部。
云雀一把揪过骸的领带恶狠狠的问道“这叫你们弄这种东西了。”骸耸耸肩,脸上一副无辜的表情。
“云雀学长你别生气,其实这个是大家想出来的……”阿纲解释着,“怎么说今天是学长你的生日,尽管知道你不喜欢群聚但reborn说还是要办个生日会给你庆祝一下的。”
阿纲看到云雀白皙的脸开始乌云密布起来,彭格列超直觉立刻告诉他大概要有大事发生,冷汗开始自身体里四溢出来。
16岁的生日宴会本该是高兴快乐的度过,结果此时的气氛不亚于硝烟弥漫的战场,每个人的神经末梢一触即发。
但既便如此却仍有不要命的一边大喊“你们快看LAMBO大人的表演!”一边开始发射手中的十年火箭炮,然而rp不足的LAMBO却在一声巨响之后才发现火箭炮的位置并不是冲向自己而是反方向。也在此时,骸感到粉红色烟雾弥漫在眼前,抓住领带的力道越来越小,自己也因火箭的威力被撞到了一边。
要知道,十年火箭炮这玩意儿不是什么好东西。出现故障那是常有的事,例如让狱寺君身体缩小差点因此出了大事,再例如让阿纲他们到了十年后结果惹来了一身麻烦。再再例如,眼前这个身体明显缩小看起来肉肉软软的云雀恭弥。
全场立刻陷入一片静寂。
“喂喂,我说……这是怎么回事……”骸不管刚刚反应过来并大声叫嚷着“骸你把妈妈最喜欢的花瓶撞碎了”的阿纲自顾自说着。“十年火箭筒不是又出故障了吧。”
“看起来是这样的……”尝过火箭筒厉害的狱寺说道。
“那这么说他是十年前的云雀了?”
全场又是一片静寂……
小云雀忽然向骸走过去,用着还不是那么尖锐的眼神望向骸的红眼睛,结果看着看着倒是骸先不好意思起来。
“那个……你看什么呢?”
“……凤梨。”小恭弥指着骸的头发说,声音黏黏呼呼的,没有变声前孩童的嗓音。
DINO强忍住笑装成一副正经表情。“没想到那么小,恭弥的嘴就已经这么毒了……”
阿纲赶紧跟着附和着“是呀是呀。”只有愣头愣脑的山本突然“噗”的一声笑出来然后说“凤梨脑袋……哈哈哈~~”
要知道六道骸这辈子最恨人说的就是他的头发,凤梨更是禁忌词语,就连云雀这么叫都免不了动粗。然而又不能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较真,可想而之山本踩到了一个多么大的雷区。其他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向山本,狱寺则在旁边悄悄骂着“果然是白痴。”
“山本君~棒球联赛什么时候开始?”骸一脸的灿烂笑容。
“诶?大概7月。”脑内细胞极度缺乏的山本仍然不知道他即将迎来的是怎样的地狱。
“哦那太好了。这样的话即便现在受了伤到那时候应该还是可以好的吧?”山本这才明白骸的意思。
就在骸拿出叉子准备把山本戳成人肉串时突然感到后面的长发被什么东西拽住了,转过头想要骂人却看到一张极度幼齿的脸。
于是骸深深感受到果然云雀自小就处处跟他过不去。

事实上云雀恶劣的个性并不是后天的影响,而是先天养成的。
只不过年幼时与长大之后相比更倾向于行动派,比如DINO看到小云雀肉呼呼的笑脸很想捏一把却被小云雀突然一口咬住了DINO的手掌,连之后的“咬杀”都省了去。但毕竟年龄小,力量小的出奇,DINO的手上只是浅浅的留下一排牙印。
“我说,这下要怎么办?”骸看着玩弄着他头发的小云雀突然觉得有点头疼,忽然很想念话不是很多动作也很利落的云雀恭弥。“五分钟早就过去了,怎么云雀还没换回来?”
“这谁知道……”阿纲擦了擦鬓角的冷汗,果然他的彭格列直觉比天气预报还要准,灾难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时有人叫门,进来的是世川兄妹。
“各位我来了!话说本来给云雀买的蛋糕被我极限的弄坏了!”了平举起变成渣的不知名物体说。然后看到缩小后的云雀,“云雀你就凑合吃吧!”
阿纲扶额默念“果然这帮人的脑子都不正常……”
京子在旁边笑着说,“哥哥那不是云雀学长啦,不过长的似乎真的有些像……”京子伸过手去想要摸摸小云雀的脑袋,结果小云雀一下子跳到骸的身边,然后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向京子。“哎呀果然连眼神都很像呢……”
阿纲连忙打起哈哈来。“那个是云雀学长的弟弟,恩云雀学长他有点事就先走了。”说完之后连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烂的要死,然而神经大条的俩人却都信以为真的接受了。
“不过云雀学那么恐怖,他弟弟好可爱啊。”京子无心的一句话却激起了全场人内心的澎湃。果真小时候的云雀真的可爱的不得了,小脸圆滚滚的,眼睛还不似现在那样细长,稚嫩的脸上布满了傲气。
几个人假装咳嗽想掩饰内心的某种冲动,但实际上这种举动根本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咳……那个,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该讨论一下小……恭弥的住宿问题了吧……”DINO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立刻遭到众人的白眼,他的意图早在脸上摆明了。“你们各位的住所都不太方便,加百列的私宅能容纳不少人,所以就让小……恭弥住在我那里吧。”
“不碍事的DINO君,”骸一脸“谁都别想抢走我的小云雀”的表情“黑耀那里地方更大,让云雀住我那里也无妨。”
“那里环境不好恭弥会生病的。”——【喂别跟我抢恭弥是我的!】
“你那里人那么多云雀会感觉不高兴的。”——【你个金毛狗我不会让步的!】
“没关系我可以让他们搬出去住。”——【你个凤梨毛我是怕你半夜狼性发作!】
“那多麻烦,还是让云雀住我那里吧。”——【死种马一把年纪了还要跟我抢恭弥小心遭雷劈!】
“既然如此,”DINO黑着一张脸笑着说,“那就来猜拳决定吧。”
骸的脸跟DINO不相上下。“好呀。”
于是。
“包子剪子锤!”
骸是多么想用这个巴掌狠狠的抽到DINO的脸上。
然而DINO已经根本忍不住自己脸上的神情,恨不得笑的昏死过去。“那么,小恭弥今天就请多多关照了。”这种不可多得机会错过或许就没有第二次了。
小云雀看了看DINO,又看了看骸,沉默了片刻坚定的说了一句,“不要。”后跑向骸继续玩弄他的长头发。
DINO保持远动作站在原地,渐渐石化,然后随成粉末,被一阵不知名的风吹走……此刻他是多么悔恨,若自己当初也在后面留一束头发就好了。

朱红色的夕阳将一大一小两个影子拉的摇摇曳曳,由于身高差问题骸走路的姿势有些向前倾斜,小云雀问他这样走是不是很累,要不然他拽着他的头发走也可以。骸说还是算了吧他宁愿累一点。
“你是叫六道骸么?”小云雀问他。“他们都这么叫你。”
“恩。所以云雀叫我骸哥哥也可以。”明显是像占便宜。
“……不要。”
“呵呵,就知道以你的性格才不会接受。”骸笑着说。
“你说什么?”
“哦不,没有什么。我是说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啊,不会服输也不会妥协。天天打来打去的也没个完,这种性格真是很可爱。”
小云雀想了想。“那是因为喜欢骸才用这种方法靠近的吧,就跟我喜欢你的头发一样。”说着又要伸出小手去拽。
“喂喂你够了。”骸按住他的脑袋,“怎么小时候跟长大之后差距那么大……但他要是有你一半的诚实就足够了。”温柔的笑了出来。“对了,你今天想住哪里?”
云雀抬起手指向一栋豪华的大楼。
“年纪不大胃口真不小……好了等着我。”说着向大楼跑去。
不出五分钟,骸就甩着金色的钥匙回来了。小云雀问他怎么弄到的,骸说得到钥匙的办法有很多种,看他心情好用哪种了。
于是可以看到骸身后有几辆警车开过。
骸装作没听见拉起小云雀的手向大楼走去,不亦乐乎的表情让小云雀稍稍感觉到了这个人的可怕之处。
骸嘱咐小云雀赶紧去洗澡后开始打电话推掉今天本该有的事情。
本来有一个关系到彭格列的经济问题的大任务,但思前想后果然彭格列什么的狗屁还是没有小云雀重要,外一来了坏人或不小心点着了火伤到小云雀要怎么办……
骸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禁感到自己怎么开始絮叨的像个妇女,又不是小云雀他妈干嘛管他那么多……刚决定还是不要推掉比较好就被一声响动激起了神经,第一反应便是小云雀是不是出了什么危险,连忙奔去浴室,看到小云雀从地上爬起来,鼻子里磕出了血。
“云雀!没事吧?!”骸刚一抬脚差点也摔了一跤,这才想到原来是他忘记管浴室的水龙头结果水从浴池里溢了出来。骸小心翼翼的走到云雀旁边,蹲下来给小云雀擦净鼻血。“很疼吧?”
小云雀摇摇头,骸焦急万分的模样被他尽收眼底。沉默了片刻后拽住骸了的衣服。“……你跟我一起洗。”这是云雀式撒娇。
骸觉得他的人格开始分裂,一半说你要把持住否则小云雀的心理会受到影响的另一半说这是好机会啊这样的云雀你在以后能见着几次?骸此时真的有亲上去的冲动,他用手掐住自己的胳膊叫自己保持冷静的头脑。“那个亲爱的对不起我对水有点过敏……”
小云雀有点不高兴。“你不陪我我也不洗了。”
“那怎么行,你身上都湿了如果这样的话会感冒的。”这是骸的精神最底限,若云雀再说一句或许骸真的会兽性爆发也说不一定……
小云雀直勾勾的盯着骸,这是小孩子们的习惯,说话时看着眼睛是一种恳求的表现。骸被看的发毛了,刚想答应就听到小云雀转过身甩了一句“那你待会要陪我一起睡觉。”后进了浴室。
骸为自己的自制力感到骄傲,然后果断的打电话推掉了所有的事情。

骸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在造孽。
云雀不嫌烦的一次次将滑下肩膀的宽大衣服拉直脖颈,但实际上衣领宽大的程度基本上和什么都不穿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骸想着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当初花点钱去买几件小孩子的衣服呢,这是精神上的折磨啊他真的要崩溃了。然而小云雀却还什么都不知道来回在他身边蹭,蹭的骸浑身发痒鸡皮疙瘩几欲遍布浑身。
“骸,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骸终于让小云雀安分的坐在自己前面替他把头发吹干。
骸伤了脑筋。“这里啊……其实我说不好是什么地方。怎么害怕了?”
“滚。”小云雀白了他一眼。“……不过那我要怎么回去?”
“这个…………你问的问题怎么都这么难回答。”
“是你太笨了。”
“啧啧,总之你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我会好好照顾你就是了。”
“…………”
小云雀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忽然摇摇晃晃的靠在了骸身上,骸顿时脸上一片燥热。心惊肉跳的回复正常思路后才发现原来小云雀是睡着了。骸把他抱到床上,盖上被子时突然克制不住了身体的冲动。骸的姿势就僵持在给小云雀盖被子的瞬间,思想斗争极为激烈。
嘛反正就是在脸上亲一下不会怎么样的……再说云雀现在睡着了肯定不会感觉……只是就亲一下……一下而已……又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肯定不会……
心理准备做足了头开始渐渐向小云雀的脸靠拢,骸觉得即使现在他去死也值得了。可就在骸的嘴即将碰到他柔软的脸颊上的关键时刻小云雀突然皱了眉,从嘴里出来几声呜咽。骸的冲动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他现在占了小云雀便宜那他就真的太没人性了。
就算是小时候的云雀,但此时也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突然被送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怎么可能不害怕,又怎么可能不想回家。恐怕就是因为刚刚他那句话让他安了心,所以现在才睡得那么香吧……
骸摸摸小云雀还有点湿漉漉的头发,小声的在黑夜里呢喃了句“睡个好觉吧亲爱的。”
只是殊不知,骸如此深情的想了那么一大堆,而小云雀那声呜咽却是因为梦到自己拽着骸长头发,结果拽着拽着忽然掉了下来,看着没了头发的骸突然觉得异常恐怖才忍不住发出的声音。
结果到最后只是他在自恋而已。

六道骸没想到自己被叫醒的方式完全没有改变。
小云雀跟大云雀以同样的姿势把六道骸一脚踹醒,撇着嘴叉着腰吩咐六道骸赶紧做早饭。
骸揉着惺忪的睡眼问他要吃什么,小云雀想也不想的说要吃蛋糕。
骸说你是不是睡糊涂了你生日昨天都过了还吃什么蛋糕?
小云雀一双眼睛疑惑不已。“今天不才是5月5日么?我生日不是5月4日你这个白痴凤梨。”
六道骸大脑顿时当掉。脑内自动忽略了“白痴凤梨”这四个特意加重读音的名字,翻开手机看到“5月6日”这个日期后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结论。
“原来如此,怪不得云雀没有换回来……”骸笑的乐开了花。
小云雀听的匪夷所思。“什么换回来?我不是在这里么?”
骸蹲下身,仔细给小云雀解释起来。“其实是这样的,云雀你之所以会突然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是因为你穿越了时空到了十年后。但本来这种情况只会持续5分钟,由于穿越工具似乎出现了问题,带过来是比十年早一天的你。云雀你今天是6岁的生日吧?”
小云雀“恩”了一声,显然骸之前说的话他一句没听懂。
“那就对了。宴会是在9:30开始的……发射火箭的时间那么应该是……”骸抬头看了看钟表,时针即将指在10的位置,分针离数字12也仅仅只有一小格的距离。“妈的,就剩5分钟了么……”
尽管之前的话云雀基本上一句没明白,但骸最后说得他是确确实实听懂了。他拽住了骸的衣领有些急躁的喊起来。“我要走了么?不能再见到你了么?”
骸不知道为什么到处咬杀他的云雀小时候会如此依赖自己,可能只是因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他是他第一个见到的人。他眼神柔和的好像会流动的海洋。“亲爱的别这样。离别只是暂时的,只要你相信我们还可以再见面。只是到时希望你还可以用你独特的表达方式来表现你的感情。”
云雀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和不舍。
“或许你现在不懂我说的话,也或许这段时光你马上就会忘记。但我相信感情是不论多久也不会变的。所以小云雀,”骸冲他招了招手,小云雀把脑袋探了过来。他用嘴轻轻碰上他幼小柔软的嘴唇。“my present。”
他看到小云雀惊讶的眼神时笑的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耳边挂钟的响声震得耳膜生疼。粉红色的烟雾遮住了眼,骸感到自己嘴唇碰触到的部分没了软绵绵的触感,倒是越来越硬朗起来。
“……………………”
“……………………………………”
“混蛋你在干嘛。”
“你没看到在接吻么。”
“…………”云雀把身体向后倾了倾,让自己的嘴离开六道骸。“为什么突然变回来了?”
“这种事谁知道呢。怎么样十年前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啊啊有没有看到小时候的我?”六道骸笑的奸诈。
“我才没看到有这么奇怪发型的小孩。不过倒是好像想起些什么东西,但又记不清了……”云雀皱了眉头,模样已没了稚气。沉思片刻后想起什么似的脸色变得煞白。“喂你对十年前的我都干了些什么?”自然联想到了刚刚变回时的姿势。
骸站起身,把烤糊的面包扔到了垃圾桶后又切了一片新的。“嘛不用那么敏感,其实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一起吃吃饭一起洗洗澡一起睡睡觉什么的,我想说果然还是小孩子的身体比较可爱。”
“……你个混蛋……”骸蹲下去的那一刻,看到头顶上方飞速向前运动的拐在日光下折射出了耀眼的光。

FIN.
2008年10月21日
  1. 2009/07/08(水) 23:59:00|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0
<<【骸云】[工口向]十分钟身体换位 | 主页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1-7d381a7f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