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ZA】海天间的地平线

作者:yomirei
CP:ZA
尺度:正常,全龄

她曾说过,她惧怕天空。
他指着眼睛对着她说,我的眼睛也是蓝色的。
她说,这样的天空我不怕。
他笑了起来。那去看海吧,跟天空一样美丽的东西。
海?那是什么?她疑惑道。贫民窟里从来没有海。
不找怎么知道没有呢?他拉起了她的手。
她笑着跟在他后面,看着他宽大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安,总觉得就这样被他牵着手,跑在他身后一定不会有问题。
找了很长久也只是找到了一些积水潭,这时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她叹了口气,约会又要到此结束了。
他扭扭捏捏的呃了几声,最后说道“AERIS等我回来,下次一定要带你又看天空又看海。”
他稚气认真的脸让她觉得好笑,她点点头。
然后,他便走出了她的视线。
再也没有回来。


实际上在他做她保镖时特地带她去过海边。
说是带她去倒不如说是被她拽去的。
她说她在贫民窟长大,那里从来没有海,她很想看看这样美丽的东西。
他心里一软,没留神就被她拽走了。
她背着手在岸边吹海风,他在沙滩上叫他,说别在那里吹风,小心感冒。
她转过头来微笑。没关系,这样美得景色感冒了我也不怕哦。然后又迫不及待的看起了海。
他懒得管她了,就把刀插在海滩,然后坐在了地上。
其实哦。微风吹来了她甜甜的声音。曾经有一个人对我说过,他要带我来看海。他说海非常美丽,甚至要比天空还要美。他说等他回来后他一定带我来这里,可是呢结果他却没有回来。那时我可是天天只呆在教堂里等他,真像个呆子。
……你的初恋男友么?他问。
他呀,是我最珍贵的人。她声音里充满的快乐的声调,然后不忘补上一句,你也是哦。
他轻笑的摇了摇头。
你看,其实海是因为蓝天的照射才变成这么美得,海的本质其实很普通。而一望无际的海岸其实也有尽头,他们终究是不相连的两种东西。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落寞,他看不到对面她的表情。
他轻轻的叫了声她的名字。
今天谢谢你,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回过头来对他微笑,刚才的话语让他以为那是错觉。
其实……回去的路上他一直沉默,快到旅馆时他终于开了口。没有关系啊。
诶?她疑惑道。
天空和海,即使这两种东西永远无法合二为一,但是在那里,在那个海岸,他们却是在一起的。不是么?
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后眼神忽然变得温柔起来。她靠在他的肩膀上。你真的跟他好像。谢谢你,对不起。
他以为她哭了,但回首一看却是她满脸的笑容。


然后,她也死了。
当他再次回到这个海滩时却已是物是人非。
他孤身一人站在海滩上,然后隐隐看到在海岸的尽头有两个人牵着手,走过海面。
忽然间他竟流下了眼泪。
他明白了她的话,也明白为何他会与他那样相似。
而此时在海岸上的他们,已没有了时间的隔阂,没有的距离的阻扰,剩下的只有永远。
他默默地说,祝你们幸福。
然后是止不住的泪水。
他转过身去,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结束,最终残留下来的只有美丽的海边,无言的爱情以及许下的诺言。
在那海天间的地平线。

FIN.
2008年6月19日
  1. 2009/07/09(木) 00:43:49|
  2. 私の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0

【AC】fairytale

作者:yomirei
CP:AC
尺度:全龄,正常

【part one】

若小心翻开那一页页纸张,你便能看到,上面所谱写的永远是千篇一律的故事。

从前有位公主住在山顶上的城堡内,爱上了某位王子,突破重重阻难最终俩人得以幸福的在一起生活,直到永远。

然而童话终究是童话,无论如何都只能以虚幻的形体存在于我们的心中,在残酷的现实里不时拿来聊以自慰。

幸福的公主和王子身后所背负荆棘,伤的人鲜血淋漓,这些谁又知晓。

【part two】

卡嘉莉失神的坐在电脑后,手中不停歇的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嘀——嘀——”几声信息提示音终于把她拉回现实世界中,没有慌乱的急忙打开邮件,只是动了动眼珠,看清发件人后终于抬手点了开。

“依旧没有搜索到,48小时后将作为MIA处理。”

卡嘉莉看完后本想回句“随你的便”,但这口气太毁自己一国之首的形象,不得已之下只能客气的写上“已收到,谢谢”。

她早忘了该如何去意气用事,中规中距的一答一问恨不得成为她梦话的内容。

谢谢,谢谢什么?

谢谢你们的无能,给了你们这么长时间屁都没找到,还敢厚脸皮的过来说要作为MIA处理?

谢谢你们还给我48小时让我怀揣着小小的希望期盼着谁能回来跟我说句“我爱你”?

算了吧……

卡嘉莉边想着边自嘲的笑出来。

这样的结局不早就料到了么,士兵在战场上已如同进了棺木,谁死谁活不过是个先后顺序的问题。

这次是他不够好运,没躲过死神的魔爪。

是他太笨了,那个家伙。

【part three】

他走的那天事实上是吵了架。

至于吵架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已经记不清了,无非是些粗茶淡饭的平淡小事,却被俩人庞大的气场渲染却成了场世界大战的模样。

卡嘉莉也在自责,一场大战让俩人之间物是人非,她在其间不是没有丝毫过错的。但在政治上的不如意让她已经开始变得迷失自我,阿斯兰就像是个出气筒一样经受着她内心一切愤怒,他不会反驳,最多笑笑释解其中的矛盾。

阿斯兰不会懂,他这么做只会让卡嘉莉更加的对自己失望。

同时卡嘉莉也不会明白,阿斯兰内心的绞痛几欲扯破他的身躯冲出体外。

卡嘉莉仍然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窗前想着,呐阿斯兰,你这是对我的不满而报复的么?混蛋你也太狠了,你是我唯一敢于坦露自己内心一切感受的人,你死了我要怎么办。

这世上没有第二人会在我睡着时给我披上外套,困乏时煮上一杯香浓好喝的咖啡,一下下扶着我的脊梁骨然后轻轻叫着“卡嘉莉”来安慰……

卡嘉莉知道阿斯兰失踪的消息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过过。

她一直都以为对那个恬静温柔的少年内心里剩的只有内疚,爱什么的早就被时间消磨的虚无不见,可此时她才知道并不是这样,原来不是这样。

她仍然非常爱他,非常非常非常爱他。

这种爱没有当初那样轰动激烈而是平淡的好像溪流般静谧,缓缓穿过高地山峰,轻轻一泻而下。若不去注意便很难在意,但无论如何它都是存在的。

卡嘉莉抹了抹眼角,很可惜没有眼泪掉下。

她知道她的痛苦已经不是一场歇斯底里的哭泣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part four】

48小时到底有多长?

懒于去折合成多少分多少秒,她只知道钟表滴答滴答的告诉她时间不会因为谁而停歇下来。

脑子里像是电影院般胡乱播放着些记忆里快要被遗忘的片段,她看见他们俩人年少轻狂的背影,张扬的不可一世,他们一同相信过只要持有信念那么世上就无难事,但世界并非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曾经的无所畏惧现在已是唯唯诺诺,那么多的阻碍横七竖八的放置在他们面前,连躲的勇气都快耗尽。

谁执过谁的手,谁拦过谁的腰,谁曾经说下过永世不会变更的约定,谁又悲痛欲绝的想要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世界的和平。

忘记了,差点全都忘记了。

卡嘉莉把红色的戒指静静放在胸口前,像个教徒一样虔诚地祈祷着。

阿斯兰,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说对不起。

阿斯兰,请回来,请活下来。

【part five】

晨光和照射在海面的光芒交相辉映,景象光亮的让人感到晃眼。

太亮了,亮的眼睛都在疼,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

然后眼泪就流了下来。

卡嘉莉先是快走了几步,然后觉得太慢就开始小跑,最终实在忍不住就大步奔跑了起来。

远处的家伙呆头呆脑的仍然杵在那里,笑着看她怎么磕磕绊绊跑过来,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从来没变过。

她扑在了他身上。

身上是不是有伤她也懒得管了,那不是她的性格,总之她只想狠狠抱住他,即使有千万把枪支抵在她的后背她也绝对不再把双手放开,那是她一生的幸福,绝对不再向这混账世界妥协,决不再亲手放开属于她的幸福。

【part six】

童话书翻到了最后一页。

上面写着,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也许故事远远不止这么简单,也许以后的生活并不幸福,也许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让一切变得不再和当初一样,也许公主王子双双老死故事平淡的只像隔壁邻居家的八卦一样无聊。

但童话只是童话而已。

知道他们在一起,知道他们非常幸福,这些就足够了。

FIN.
2009年5月17日
  1. 2009/07/09(木) 00:04:47|
  2. 私の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0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