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骸云】诅咒

诅咒

作者:yomirei
CP:骸云
尺度:全龄
BGM:in your shadow——tokio hotel
以骸的第一人称视角叙述,慎入。

可以肯定的是,我被下了一种并非狠毒、却牢不可破的诅咒。

也许是这只右眼所带来的灾祸,也有可能是其他时候,我并不清楚;只是在我有了意识以后便一直纠缠着我的灵魂,并且至死方休。

而那“意识”,便是我手拿着那柄三叉戟站在已无人屹立的手术室时开始。

起初装上右眼,我一度以为它会褪色,因为当时我的可及视线范围总是由猩红而构。那种颜色并不讨喜我,相较而言我更对暗色情有独钟。

但它并不受控制,像是从我眼球内慢慢溢出并扩散,沾染到世界的每一个点位每一个角落,没有一丝空隙的充盈感。

所以在这样的一种被迫遮挡下,所有人在我看来都没有太大区别:外表容貌暂且不提,至少做出的反应基本相同。

我用锐刃割开他们的血肉,他们会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惨叫声,有些人会求饶,有些人会逃跑,或者是流泪、发疯似的反抗、等等等等……我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与兴趣去细细观察,这只是为了享受一种快感,那种快感便是凌驾于软弱的蝼蚁之上,一脚踩烂他们的感觉。

可是我却不得不在这些蝼蚁中搜寻一些能够帮助我的家伙。我的本性中占着很大一部分的懒惰,杀人让我很快了失去兴趣,机械性的重复毫无意义可言。于是我开始寻找能够替我动手并不伤及到我的利益、并且忠心诚意的伙伴,于是犬和千种便诞生于我的世界了。

但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我当然没有把他们当作什么朋友伙伴,只是为了消灭蝼蚁(人类)而需要的手段。

我想,他们也是清楚这一点的。

我可以对他们好,可以为他们寻找食物、衣物和温暖的住所,但我不会为了他们挺身而出,他们会为我牺牲性命。

应该只是场交易。

但这还远远不够,我的后备军应该更加强大和可靠,至少他们不会为了一些泡泡糖打的不可开交。

于是,我在兰奇亚面前的出现便成了必然结果。

他是个蠢人,身手不坏,可是头脑简单的像是只单细胞动物,以为自己对他们友好善良,他们便会同样回报,什么爱啊那些的,我听了一些,然后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将它嘲笑成一坨狗屎。

不过也因如此,他才能在自己沾满同伙血液的武器中彻底丧失了自我,我也借此趁虚而入,支配了他的精神。

之前一切的准备工作,均是为了我能顺利的表演一出漂亮的越狱戏后,威风傲然的站在黑曜乐园之上。

然而接下来,事情开始向我无法预测的方向发展。

你知道,无论历经六世灵魂的麻木还是对于人类本身就存在的隔阂都不该使我铸成大错或者,心慈手软。

我不相信自己会有感情这么回事。

所以我逃避似的挥下了拳头,甩开腿脚,那具躯壳在我所施加的力度下翩然飞起,在空中画出条不太对称的抛物线,再狠狠落下。

但也单单只是,让那具躯壳而已。

我有些畅快的擦开溅在自己面颊上的血液,却见他执着的抬起头,那双眼睛、那种眼神,像是打算从我的双眼侵入,然后狠狠捣毁我的灵魂,实际上他也的确那样做了,并且成功。我大可以确定,那场关于彭格列的存亡、世界毁灭的决定性战役,只是因为他的一瞥,使我的一切胜算幻灭。

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到,原来人类还可以这样攻击他人。

不需要多强威力的武器或者残忍的手段,只是盯住双眼。

只是盯住双眼。

后来的事情便已成为众人皆知,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被关进了水牢。

但是我没有因此或消极或惆怅,因为等价换来的,是云雀恭弥这个人。

其实上句话有些歧义,他并不归我所属(他不归任何人所属),只是被我记住,并且在内心里默默在他周身旁画了一条明显分界线,就像是遇到了珍贵的稀有品种,想把他牢牢攥在手心里,即便他可能会因此窒息。

这种冲动促使我对他的渴望更为强烈,像要出现在他身边,然后嘲笑他,愚讽他。

尽管脑子里转的飞快,但我却连动动手指都无法做到,牢狱的生活枯燥而孤独,堕在黑暗里、水压下的不单单只有身体,这种刑法似乎更倾向于精神上的毁灭。

令人无比庆幸的是,就在这个时刻,我遇到了可爱的库罗姆。

她与犬、千种或是兰奇亚都不太相同,尽管彼此仍旧是互利关系,但感情却更加暧昧和亲近,我不清楚自己为何会产生了变化,从客观上分析,真真切切的可能性只有两种:一是彭格列手中澄澈的火焰真就洗涤净化了我污浊不堪的灵魂;二是,我对人类产生了感情。

无论如何都不愿承认第二种猜测,可第一种说法更让人恼火。

我试着去接受和改变自己,在不成为负担的前提下通过库罗姆的身体实体化,目的是毫无理由的去搞些无聊的恶作剧。

其实只是为了见到云雀。

开始几次他坚持举着拐子喊着“咬杀”,一副不杀了我誓不罢休的姿态,在知道我身体状况后便撇撇嘴,说什么“对弱者没有兴趣”的话转身离开。再后来,他默许了我的存在,我也不必再用恶作剧这种劣质的理由作借口,或者更进一步的说些露骨的告白,我清楚他不会把这当真,这令我安心的敢于说出口。

“你猜我猜”的游戏并不有趣,除了掩盖一些难以表达的感情外,什么也做不到。

云雀似乎仍在照他的原有的路线行走着,没有因我的出现产生丝毫偏差;我却像换了个人一样,对周遭人的态度完全不同于过往,我回以他们微笑、回以他们温暖,他们也同样乐于接受。

我想通过改变自己而去改变云雀,但看得出云雀的不为所动。

他把所有人都当作了空气,包括我在内,我所做的任何事情在他看来都没有存在的意义,所以他漠视,这让我终于了解他为何会性情大变的默许了我的存在,原来是因为完全的忽视。

我安慰自己,如果继续努力的话,或许云雀会因此而——

我坚持不懈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搞一些破坏,说一些脏话,挑战他的底线或者刻意触怒他,他却从始至终都只是偏过头,执意不再看我,再轻描淡写的说一句“随你便”。

我倦怠了。

我猜测云雀其实是块石头,并且是金刚石,我根本无力去改变它,他只会把我刮花,让我找不到曾经的自己。


我懒懒的对他说,你的饭吃到嘴边了。

他问,哪里。

我没有回答,过去扳过他的肩膀,然后碰上他柔软的嘴唇。

没有什么嘴边的饭粒,只是我想最后给自己一次的机会,老套恶俗的场景我不怕被谁嘲笑,甚至可以的话,我能够对他说出一些更让人浑身难受的情话。

但是当我亲吻着他硬朗却又柔软的嘴唇,见他眼中的神情依旧不曾改变,我知道,他永远不会为我而放下他的世界。一如我当初拿着冰冷的刃器,为了获取温度而割开那些脆弱的喉咙,在喷薄而出继而转凉的猩红色液体里,我才当真明白,血液只有在身体内才是最温暖的。

至此为止我才知道,这是一个诅咒。

难怪我无论付出了多少,结局都不曾被改变,因为这一切都是早已被设定好的结果,我妄尊自大的无视那些向我伸出双臂的人们时,就该设想到会有这一天的来临,所以云雀此刻轻视一切的眼神,正是我多少年前的因果报应,此刻统统抵消还清。

与此同时,这种诅咒也注定会延续在云雀身上,然后不断、不断的继续下去。

他与我,还有曾经和以后的人们都会如此。

年少时不可一世,直到时光从指缝流走才恍悟到自己的愚蠢,想要改变却早已无力。

可能我们是安于在这被诅咒的匣内生存,不懂亦不愿交托自己的世界,然而在想要把另一个人融进自己的世界中时,才恍悟到自己已孤身一人。



我仍被关在这狭小的水箱内。

四面的水压几欲击碎我的骨骼、冲破我的皮囊,然后像打入十八层地狱一般狠狠压制在这无尽的液体之下。

想起云雀恭弥,想到我为他的坚毅与自由而憧憬、困惑、消亡、殆尽,我真切感到有眼泪从眼眶溢出,只是它迅速融合在周围的水里,跟随着气泡一同徐徐上升,终的,破裂成一片虚无。

FIN.

===
骸哥别泄气,云嫂子就是别扭,习惯就好。(什么诡异称呼)
觉得好久没打文了,写一半时就变成扯淡../_\
今后会恢复高产,对骸云爱忽然又燃了
还有感谢血的歌,真的超好听。
  1. 2010/03/21(日) 03:49:37|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1
  4. | 留言:0

舍我其谁。

为了到死都要崩的白兰,我来更空间了。

白兰1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兰6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兰5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闪电侠自重)
白兰4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兰3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兰2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兰8白兰9
police!!!他招了!!他招供了!!!!
他总算承认他是个萝莉控对尤尼就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都变成脑浆子了!!!
白兰10
内心骚动炙热...我看你是下体骚动炙热吧/_
白兰7

好蛋疼。
蛋好疼。

PS:忍不住的想说一句。既然白兰没用彩虹婴儿动手就已经咯屁了,那尤尼和γ到底是为了毛才舍生取义的...?
PS.PS:阿幻,你不再寂寞。
PS.PS.PS:据说家教要完结。完的好。只是可否在完之前先让那两位先打一场?是的就是总算露了脸的骸先生跟云雀先生。
  1. 2010/03/06(土) 21:58:44|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0

【骸云】眠(HB TO 小吻)



作者:yomirei
CP:骸云
尺度:全龄
BGM:sleep don't weep——Damien rice
雨刎生日贺文。

素白的墙、几件简单的家具摆设、干净的地板。
洒进来的月光将能所触及的事物统统镀上一层银衣,桌上的器皿折射着微弱的光,若隐若现在黑暗里,仿佛随时会被更为庞大的夜所吞噬。
时间好像停止了流逝,失去了它的作用。
直到由远及近的嘭啪响起,先是有人踢翻了什么东西,又磕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几句胡乱的粗口,冷兵器相击发出清脆的声音——最终,门把手咔嚓一响,两人跌入屋内。
“发什么疯!”
“这不叫发疯叫发情。”
云雀边捂着摔倒在地上磕疼了的后脑勺,边揪着六道骸的几片叶子打算把他从自己的胸口上拽开,他后悔起刚刚在一个激吻的猛烈攻击下松手丢了拐子,赤手空拳的战斗方式对付骸不太管用,只守不攻毕竟处于弱势,况且面对的敌人无比强大。
“两个月不见,即使我的大脑还保持冷静,身体也不听控制了。”
“你脑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云雀闷闷发出个冷哼。
“我要去睡觉,手放——”
“开”还未脱口,骸恶意将手指划过腰际的动作便引来喉头的一阵抖动,下意识的压制声音换来了嬉皮笑脸的调侃。
“舒服吧?”
云雀冷嘲热讽的几句话在想到“交谈对象是六道骸”后又被吞了回去,不是对语言技巧缺乏自信,而是敌方一意孤行的态度太过嚣张,即便你说了什么骂了什么,他的目的没有达成也统统都只是废话而已。再说…
“忠实于自己的身体需求不是什么坏事,寻求快乐不才是活着的真正意义吗?放纵一下无伤大雅的,你整天一身禁欲的样儿看着就让人觉得神经紧张——喂,云雀?”
如果尚且有精力的话,云雀或许会解释两个月外出任务的疲劳和超过72小时没有睡眠的精神极限,也可能他会嫌说话麻烦而直接把六道骸丢到窗户外面,可事实上,他除了合上眼睛渐渐迷离了意识外什么也没有做。
“你在装睡吗?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哦。云雀,云雀?”
又唤了几声,身下的人却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
结果衣服已经脱了七七八八,骸卡在这里进退两难。
“可恶,”他向后捋了把头发,无奈的笑出声。“居然地板上都能睡着……”

★☆★☆★☆

“骸。”
“骸。”
介于恍惚与清醒之间的状态,骸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于是他睁开眼,天花板上的吊灯呈现出朦胧的轮廓,他扭头看见云雀倚坐在床头,手里捧着本书,眼睛正望向自己。
“……怎么了?”
骸向上撑了撑身子。
云雀没有答话,只是目视了他的面庞良久之后,腾出只手擦过他的眼下。
一小片液体淌在手指上。
骸拿衣袖又蹭了蹭自己的眼睛和面颊,尽管没有嚎啕大哭之势,可也让他感到今后在云雀面前必定输去一截。软弱的一面是骸面对云雀的最大弱点,骸曾想过,即使把后背冲向敌人,也决不能在云雀面前流一滴眼泪。
尽管,结果不止一滴。
云雀见骸醒后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书上,俩人沉默了一阵,骸先开了口。
“……你怎么没睡觉。”
“睡不着。看书。”
“什么书?”
“关于匣兵器的。”
“你对这东西真是痴迷。”
“我不喜欢使用自己不了解的东西。”
“……明天你有任务吧。”
“嗯。”
“那早点睡吧。”
“嗯。”
骸重新躺回了方才的位置。
“……你不想问些什么吗?”
云雀看向骸,台灯在他的头的后方,橙色的光线足矣照清书本上的每一个字,却照不明云雀脸上的表情。
“好吧好吧,睡觉。”
骸说着翻了个身,向上掖了掖被子。
云雀见他蠕动的像只虫子一样完成了那些动作之后,便合上了书,关掉台灯,两人的身影一同隐匿到了黑暗中去。

☆★☆★☆★

他们的公寓并不向阳,因为云雀说讨厌被阳光直射,回应他的人戏称他为吸血鬼,紧接着此人便真被云雀“吸杀”了一通。
骸醒来时天光微露,尽管回旋婉转的鸟叫声不时传入耳内,苍白色的天空仍旧使人感到静悄悄的。
他看了看睡在自己旁边、据说花落声就能吵醒的人,此刻却也熟睡的雷打不动。
面对这种安心感骸总有些哭笑不得,如果能用一朵玫瑰花就能唤他起床再好不过,省了动叉子动拐子伤筋骨的时间和麻烦。
看似抱怨,实质上心里的雀跃占了几分也只有自己明白。
毕竟在每天早晨,与现在相同的情况下——他侧着身,看着他的睫毛随着呼吸的起伏抖动,二氧化碳还带着身体内温暖喷薄而出,从额头开始,沿着骨头的轮廓、形状用指尖一点点划过,眉骨、眼睛、脸颊、鼻翼、嘴唇,简直真实的让人觉得虚幻。
人也好,事也好,抱着某种心情的自己也好。
想到这儿,骸自己却也想笑了。
睡眠不足导致的情绪失调?多愁善感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至少,他还没有失去。至少,他还躺在自己身边。
骸回身看了看表:“6:30”。
时间尚早,再睡一觉也不迟。
骸想,大不了就翘了彭格列的班。

FIN.

===
小吻生日快乐,我迟到了/_\
而且东西这么糟糕,任你揍。
没什么剧情,就是把关于睡觉的片段串联起来,说白了就是因为我太爱睡所以要对睡眠这事儿表达一下爱意...(不对)

最近整个人都蔫了,我被DRRR搞死了。
三本小说2天全部完食,中毒深的能死人,结果弄得写同人一点动力都没有OTL
还有,过春节什么的最讨厌了!!!!
  1. 2010/02/09(火) 04:36:56|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0

骸云夫妻性相100问。【后50问】

总算搞定|||||
接下来去搞暗火/_\....
继续阅读
  1. 2010/01/28(木) 05:31:35|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5

骸云夫妻性相100问。【前50问】

期末前一天,我花了整个午写这东西,无非是想感受一下临近死亡时的感觉。(我真切的感受到了!
以前写过相性100问,不过以前的一点也不萌,于是搞了个自己觉得还算萌的设定。
风格小小的参考了山岳的幸福家庭计划,虽然那种温馨感不太学得来,吾辈尽力了/_\
发现自己不太能掌握十年后大云雀的性格,总觉得十年后的云雀与十年前比起来会比较开放,可云雀毕竟是云雀,再变也不会变得像骸那样。(毕竟是同一个人,改变再大也会留下本质的东西。)
我倒认为骸性格的变化不会太大,十年的距离只是他整段人生的一小部分。(虽说这一小部分可能要比整段人生都重要。)(笑)
第一次认真考虑十年前十年后这个问题,苦手了嗯。
只写了前50,后50等考完试继续。(100问这种东西还真累人...
考试西内西内西内。(血泪(……你不是神隐了么。(…………无伤大雅,当作没看见没看见。
继续阅读
  1. 2010/01/17(日) 23:13:08|
  2. 私の家教
  3. | 引用:0
  4. | 留言:4
下一页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