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and sea

风拂四九城垣 雀落六九门前

【骸云】深巷里

深巷里

作者:yomirei
尺度:全龄
CP:骸云(毫克量白骸)
BGM:A taste of honey——the beatles
注:黑手党背景,与原作稍有偏差。
[ali.ury的HIT文]


『你亲眼所见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因为真相往往不被人所知。』


骸从不去掩饰关于黑手党的一切。
比如说他们表面光鲜亮丽,西服领带一副绅士做派;私底下却将女人、毒品赌博一手包揽。又或者他们在交际场合中举起酒杯把浆液撞得流光四溢;而枪眼下被月光照的透亮的只有潺潺冒出的鲜血。
他一点也不在意,只认为这是极大的欢愉中所需要付出的小小代价,包括他必须站在医院门口几个小时去等待云雀恭弥出院这件事。
在三个月以前的交易中,双方家族因为在条件协商方面出现了点差错,再加上骸的贱嘴忘记贴上封条,直接导致云雀为了掩护觉得带枪麻烦的六道骸而受了枪伤。万幸的是,大概对方家族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所持有的枪支都没有太大威慑力。而我方却像是早已料到一般,使对方成员的脑袋上个个顶着大洞。罪魁祸首待到枪声已停后直起身,不分场合的吹了声口哨——“好风景。”
不管伤口多疼,云雀照样揍了他。
此刻他像只盼望主人回家的宠物狗般凝望着医院门口,也算是他能力所及的对于意外受伤一事的最大补偿。
“……你怎么在这里。”厌恶的表情里掺着惊讶。
显然有些人对这种形势的补偿没有一丝好感。
骸强弩出一脸灿笑。“请别在我被寒风冻死后再给我一刀。”
“巴不得。”云雀披上了西装外套。“怎么走?”
“我随意。”
“这里离公寓不远,步行吧。”说着,用手势向轿车司机示意离开。
“嗯……你不觉得有点冷?”骸上下打量起仅一件西装的云雀。
“西装的话行动会比较方便。”
不愧是你,什么时候都带着警备呢。骸默默地在心里这么调侃。
“安心安心,你不会有危险的。”
“……你带了枪?”
“没有,不过我至少能帮你挡挡子弹什么的。”
不出意外的挨了一手肘,骸的惨叫声引来了不少斜视。
云雀打算掩盖刚才发生的事般扯开了话题。“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彭格列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啊、你也该知道……”骸嬉皮笑脸的捂着肚子,浮现出无奈的神情。“黑手党无非赚赚小钱混混人缘,能有什么大事件。只是我被委派了个毒品交易,还有狱寺挂了,纲吉怀疑有人叛变。”
“真是些小事。”云雀嘲弄的说。“草食动物果然没有大脑,居然会把重要的交易交给你。”
“……?”
“我已经从其他人嘴里听说了,我能提早出院也是因为需要有人保护毒品以及你这家伙的安全不是么。”
骸悻悻笑起来。“的确,不过叫你来保护我安全这种事,真是讽刺。”
云雀默默勾了嘴角。“是呢。”
“其实我的技术不比你差,只是时间一久人就会变得松懈,反正有人保护就是比自己干活轻松。”
“你在开玩笑?”
“信不信由你。”骸耸肩。
“话说回来,这次的交易是有家族想要瓜分生意的利润吧,”云雀忽然转过头,盯向骸的眼睛。“怎么纲吉没派人去谈判?”
“……哈?”
刚刚有些眉目的一些东西忽然溶解在骸的惊恐之中。


【“记牢,第一个向你提出谈合建议的人就是叛徒。”】


“……你是说,谈判?”
【“对方家族的实力并不强大,可是听说最近雇佣了一名很有实力的家伙。”】
“只是觉得这样做会解决不少麻烦事,况且彭格列又不会有多大损失。”
【“不过我想这人的雇佣费也绝不会少,谈合对于他们来说盈利最大,毕竟要是谁死了或失踪了,彭格列也绝不会就此罢休。”】
“你也太看得起它了。”骸露出苦笑。
【“所以……”帽檐把REBORN的眼睛严严实实的遮盖住。】
“只是建议,又不关我事。”云雀撇过头,不再看他。

此时街灯已亮,骸想到这还是他第一次跟云雀一起走在夜晚的大街上。尽管没有牵着手或者搂着肩,仅仅并排行走就觉得自己就已被幸福感掩埋。
但这并不是时候,对吗?
他并不责怪云雀的种种行为,他只谴责自己居然被肾上腺素所制造的情感冲昏了头脑。
事实明了以后再想来,云雀根本不是个会说谎的人,他的各种小动作或者语言都显现着他的自由不属于任何一方。
只是对于云雀的一举一动,说话时仰着头从而表现出他的高傲、喜欢用拐子敲他的头、做爱时的挣扎放荡、纵深一跃为自己躲过几枚爆头的子弹……这一切是不是都早已设计好,他只是按部就班的表演给其他人看,并非云雀恭弥本身。
不,或者说,他真的是云雀恭弥么。

最大的欺骗不是金钱与力量。

然而骸之所以能够慷慨的在心底谅解一切,只是因为他同样干过类似的事情。
隐隐约约想起五年还是六年前,一个叫白兰的家伙明明已经亲手教过自己一次任何人都不可轻信的道理。只是当时他所扮演的是云雀恭弥,而那个笑的一脸狡诈的家伙的白兰却是此刻的自己。
当时还是个生涩的新手,明明已经四周无人但还是心慌的朝白兰的身上连开了五枪。
而那个形式主义者——虽然不停从嘴里涌出血,却不管不顾的爬过来捧住他的脸,嘿嘿笑了几声,终于决心不再吵闹。
咽气咽的还那么拖拖沓沓,果真是棉花糖吃的太多。骸想。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个人在旁边笑着什么。”云雀看起来忍无可忍。
“不,什么都没有。”
“…………穿过这条巷子就能到公寓了。”
“什么?……这也太黑了。”
“哈,你怕黑?”
“没有,我只是觉得……”骸犹豫着,忽然扶住额头颤抖着肩膀,看起来像是在笑。“……算了,这里很好,非常好。”
这时云雀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被骸嘲笑了不知多少的校歌铃声响彻黑暗的小巷。
“你先走吧,我要接个电话。”说着云雀回身掏出手机。
“等一下。”
骸突然将准备转过身去的云雀扳住,贴上了嘴唇。
云雀没有反抗,或者说根本没有反抗的必要,比起平常骸平常的毛手毛脚,此刻的吻简直就像是肉体跟肉体的平面接触,连舌头也安分的没有乱窜。
骸眯着眼睛,看着云雀的脸上闪过各种色彩,手机上的彩灯迷幻了他的视觉,但掌心的温度是准确的,他可以肯定。
能遇见真正的你,这也算是小小损失中的极大回报啊。骸笑着想。
“你怎么……”
“我只想试试你是不是还因炎症发烧,一路你的脸色都不太好。没关系吗?看起来你的脸好像还有点烫。”
“切……”
又是一记白眼,云雀懂得骸的小伎俩。
“那么,我要先走了哟~”
骸不带丝毫犹豫的转身向深巷走去。

传说,窄小的巷子里都会有恶灵,如果你回过头,你的灵魂就会被它们吃掉。
所以骸就像个胆小鬼一样,一眼也不敢向后看去。
他不想知道云雀是否已经接完电话,正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他最善用的塔福利奥TA90。
也不想知道在拿着那把枪时,云雀是不是需要用双手才能够保持枪的稳定,瞄准头部的那一刻会不会向上帝祷告。
骸觉得自己终于对白兰的所作所为豁然开朗,他不是不知道,谎言全是自欺欺人的把戏,之所以在枪口下还可以笑的如此张扬,只因为那是他心甘情愿的抉择——他们同是。

他想,对不起,恐怕这次没法陪你走到最后了。
他想,希望你不会迷路。
骸在吹来的一阵寒风里眯起了双眼,豁然等待着身后那声枪响的到来。

FIN.
================
结局是OE,所以开没开枪都靠mina自己脑补了~(不负责任状
送给(久远的)ali君的HIT文。对不起我H无能期了囧
总体来讲,这文是教父的观后感+衍生,最近越来越喜欢从电影里挖灵感然后再自己瞎揉搓揉搓就这么扔出来~
最近复古情结很厉害/_\
翻来覆去,结果还是beatles在我心里的是圣土。


昨天说嗓子坏了,今天嗓子它就哑了!
我整个人都Marlon Brando了TVT
  1. 2009/12/06(日) 14:19:25|
  2. 私のHIT
  3. | 引用:0
  4. | 留言:0
<<咸人 | 主页 | 众人皆醒我独醉>>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syomirei.blog126.fc2blog.us/tb.php/76-ecfc2427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小广告。

搭讪&同好&link永久欢迎。
转载随意,通告随意。
next hit:3210
踩中者请截图告知,万分感谢。

hit 444:ali.ury【骸云】深巷里
hit 1818:无人
hit 2700:无人

渣党。

Rei.

Author:Rei.
ID:黄泉零。
DRRR和家教党。
6918本命。
静临本命。
雷区只有1827。
爱oasis,爱Gallather哥俩。
题头感谢小趴哥噗嘿。


【大儿子】
姓名:本木川 贵
小名:小别扭,小正直,小色气...(喂
生日:2月23日。

//~no surprises~//

radiohead(电台司令)继续挖老歌听...

【懒惰】Sloth。

【妒忌】Envy。

【贪食】Gluttony。

【愤怒】Wrath。

私の流水帐 (31)
私の脑残文 (0)
私の收藏夹 (12)
私のHIT (1)
私の家教 (37)
私の其他 (2)
私の宣传 (1)
私のDRRR (1)
私のBJD (2)

【傲慢】Pride。

【贪婪】Greed。

本家LOGO(第二枚老婆大人赠送之=3=) 修罗场:溯及既往。 togw01.gif 代宣:《遗落在时光尽头》。(大海你真美!) togw01.gif 猫恭弥应援。 togw01.gif 300题。 togw01.gif
鲜网专栏:两个人渣。
豆瓣。

【色欲】Lust。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HIT。